人本思想的演变的论文口☆口口☆口

  人本思想的演变的论文摘要:在我国☆☆☆□☆,人本思想经历口了两次大的演变□☆☆☆。一次口是由人本到民本的演变☆☆□□□,一次是口由民本到人本的演变☆□☆☆。本文简要回顾这两次演变☆□☆,希望能够对深化人本理论的认识有所帮助□□□☆☆。 关键词:人本;民本;演变 口在我口口国☆☆☆,人本思想经历了两次大的演变☆□☆。分述如下: 一☆□☆、由人本到民本口 对于这口口次演变☆□□□,学术界现在有不同的看法□□☆。概括起来☆□☆,其主口要依据是:(1)中国历史上的人本实质上是民本□☆□□□,准确地讲是君本☆□☆□。人本源自欧洲☆☆□,是西方舶口来品☆☆□□□。因此☆□☆,无所谓由人本向口民本演变☆□□。(2)“民惟邦本☆☆□☆□,本固邦宁”[1]☆☆□,我国口在口夏口口代口就口有民口本口思口想□□☆,而人本思想则产生于西口周以后☆□□□□。因此□□☆☆,即使演变□☆□□☆,也是由民本向口人本口演变☆☆□☆☆,而不是由人本向民本演变□□☆。 笔者不同意上述看法☆☆☆☆□。首先□☆☆,如同欧洲人冲破神权和王权创立了人本主义一样☆□☆□□,春秋时期□☆□,中国人打口破“天”的权威☆☆□□☆,对人的力量以及人在社会口和宇宙中的口地口位作了一次反省□□☆□,从此不再盯着外在的神秘力量——天□☆☆,从自己身上寻找社会变化原口因□☆□☆,并在此过程中口萌发了人本思想☆☆□,人不仅成口口了“神之主”[2]“国之主”[2]☆☆□☆,甚至口口口口国君也要“忠于民”[2](□□☆□☆、“利于民”[2]□□☆☆。这是毋口庸口置口疑的事口实□□□。在漫长的封建专制时代☆□□,诸如“天下为公”[3]☆☆☆、“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4])口口等口史不绝书□☆☆,人本口思想口很活跃□☆☆□,中国并口非口只有民本思想☆☆□☆。其次□□□☆☆,“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出自口《口尚书?五子之歌口》☆□□,“五子之歌今文(口《尚书》)无□□☆☆□,古文口(《尚书》)有”[5]□☆☆,而“古文《尚书》全口是口伪口作”[6]☆□☆□□。wWW.11665.COm况且夏处于原始公口社向奴隶社会过口渡阶段☆☆□☆,“民”的力量还没有显口现口出来□☆□,不存在“民惟邦本”的思想口口口基础☆□☆□☆。 中口国固有的人本口口思想主要体现在以口下几个方面: 第一□□□☆,强调个口体人格的独立性和主动性□☆□。孔子反对将口人口动物化☆□□,反对无视人的尊严□□□☆☆,像对待口牲畜一样对待人☆□☆。因此☆□□□,他不仅口反对残害生口灵☆□□,诅咒始作俑者应该断子绝孙 [7]☆☆□,而且反对强加意志于人☆□□,指出“匹夫口口不可夺志”[8]□□☆☆□,“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8]□□☆□□。孟子直截了当地要求执政口者“无为其所不为□□☆☆□,无欲口其所不欲☆□☆□。”[7]“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7]孔子曾口口经说:“道不行□□□☆,乘桴口口口浮口于口海☆□□。”[8]如果主张不口能行之口于世□☆□☆☆,宁可流亡海外☆□□□,也要实现自己的理想□☆☆☆☆。 第二☆□□☆,尊重人的利益要求□☆□。“富与贵☆☆☆□,人之所欲也;……贫与贱☆□□☆,人之所恶口也”[8]□☆☆□□,好富恶贫口口是人的共同口心理☆□☆□☆。孔子不反对人们“求利”“得利”□☆□☆☆,只是主张“义以为上”[8]□□☆☆,不能口口见利口忘口口义☆☆□☆。他公开表口示☆□☆☆□,“富而可口口口求也□☆☆☆□,虽执鞭口之口口士☆□□,吾亦为之”[8]□☆☆□,只要口口口能口致富□□□☆□,就是去干给人提马鞭的差事☆□□☆,他也没有二话□□☆☆□。有一次☆□☆,子贡口问孔口子:“(如果口口)这里有一块美口玉□☆□,藏在匣子里还是找口一个能出好价的商人口把它卖掉好□☆□☆?”孔子毫口口不犹口豫地回答:“卖吧□☆□□,卖吧□☆☆□□,我就口是等待口口商人的人口啊□□☆!”[8] 第口三☆☆□□□,尊重口人的物口质欲望☆☆□□,反对口鱼肉百口姓□□☆。“食色☆☆☆☆,性也”[7]□☆□☆☆,抑制人口口的物质欲望是不人道的□☆□☆☆。因此□□□□,孔子主张“足食”[8]☆□☆□,孟子主张“薄税敛”[7]☆☆☆,“不以口其口所以养口人者害人”☆☆□☆☆,“关市口讥而不征☆☆☆,泽梁无禁”[7]□☆□☆☆,“耕者口助而口不口税”[7]有布缕之征☆☆☆☆□,粟米之征□☆□☆☆,力役之征☆☆☆□。君子用口口口其一☆□☆,缓其二☆□□。”[7]季氏富甲天下☆☆☆□,冉求当上季氏的总管后把田租口提高了一倍□□☆,孔子闻讯后立即与他断绝师生关系☆□☆,鼓励学生鸣鼓击之□□□□☆。 第四□☆☆☆☆,倡导“仁政”☆□☆□,反对“暴政”☆□□。君子应当“以佚道口口使口口民”[7]☆☆□☆□,在执政过程口中“因民之所利而利之”☆☆□,确保其行口为“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8]“苛政口口口口口口猛于口虎”[3]☆□☆☆,孔子反对盘剥口百口口姓☆□□☆。有一次☆□□,子贡问孔子:“如果有人广泛地口口给人好处☆□☆,而且能帮口助大家□□☆□□,这个口人是仁口人吗□□☆?”孔子说:“岂止仁人☆☆□☆,简直口是口圣人呀☆□☆☆!”[8]) 人本妨碍口君本☆□☆□☆,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9]口(口口情口况口下□□☆,除了被民本取代别无选口择☆☆□☆□。在自然经济口条口件下□☆☆☆☆,民本事实上是农口本□☆☆。其主要内容包括: (1)轻口徭薄赋☆☆☆☆□,藏富于民□□□□☆。 (2)勿伤农时□☆□□,给农事活动提口供方便□□□。 (3)口实行常口平仓制度☆□□,防止口谷贱伤农□☆□□☆。 (4)刺激人口增长☆☆□□□。 (5)抑商贾☆☆□☆,禁技巧☆□☆。 (6)设口庠序☆□□☆□,学而优则仕☆□☆☆□。 (7)纳谏□□☆☆☆。 (8)口及时赈灾□□□□☆。 总之☆☆☆□,就是行使“仁政”□☆☆。对此□☆□□□,日本口学者口泷川口精辟地口总结道:“先王之仁政☆□☆☆□,一则曰保口民□☆□☆□,再则口曰牧民☆□□□☆。盖古昔之天下☆☆□□□,以一人君临万民☆□☆□☆,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口天下息□□□☆☆,万民之口性命□☆☆,系于一口人之喜怒□□☆。一人而行仁政☆☆□□☆,则兆民安口口之;一人而行暴口政□□□,则百姓皆倒悬☆☆☆□□。口☆口口☆口故口蚩蚩之氓☆☆☆☆□,惟举首而望口口仁君□☆□,馨香而口祝口郅治□☆□,无所谓口口口参政□□□☆,更无所谓权利□□□。”[10] 二☆☆□☆☆、由民本到人本 十九世纪口七十年代以后□□□☆,西学东渐□□□□,人本思想逐口步在我国口传口播开来☆□□,并且在法律和实践活动中口有所体现□☆□☆。 1□□☆☆□、国民 “国民云者□□☆☆□,法学上之用口口口语口也□☆☆。自事实论以言□☆☆□☆,则国民者□□☆☆□,构成国家之口分子也□☆□。盖国家者□☆☆□□,团体也□□☆☆,而国口口民为其团体之单位☆□☆,故曰国家之构口成分子□□☆□☆。自法律论以言☆□☆,则国民者有国法上之人格者也□□□☆。自其个人的方口面观之□□☆☆,则独口立自由☆☆□□,无所服从;自其对于国口家的方口面观之☆☆□□,则以一口部对于全部□□□☆☆,而有权口利义务□☆☆,此国民口之真谛也☆□□□☆。此惟立宪之国民惟然☆□□□,专制国则其国民奴隶而口已□☆☆□,以其无国法上之人格也☆□☆□□。”[11] 国民口与口奴隶的区别是☆□□,“奴隶口无权利☆☆□☆□,而国民有权利;奴隶无责任☆☆☆☆□,而国民有责任;奴隶口甘口压制□☆□□□,而国口民喜自由;奴隶口尚尊卑□☆□□,而国民口言平等;奴隶好依傍□☆□,而国民尚独口立☆□□□□。”[12] 去奴隶口为国口民□☆☆☆,实质上就是去口臣民为公民□☆□□,使每个人都成为国家的主人☆□☆□□,自己的主人☆□☆☆。 2☆□☆、权利 梁启超认口为☆□☆,“国家譬口口口犹树也□☆□,权利思想譬犹口根口也□□☆☆。其根即拔□☆□□,虽复干植崔口嵬□☆□☆,华叶蓊郁□□☆,而必归于槁亡□□□□,遇疾风横雨□☆☆□,则催落更速焉……国口民无权利思想者以之当外患☆□☆□□,则槁木遇风雨之类也☆□☆。”[13](p39)为国家计□☆☆,他疾呼“为政治口家者☆□□□,以勿催压权利思想为第一义;为教育家口者□☆☆☆□,以养成权利思想为第一义;为一口私口人者□□☆,无论士焉农焉工焉口商焉男焉女焉□☆☆☆☆,各以自坚持权利思想为第一义☆□□□。国民不能得权利于政府也□□□☆☆,则争之;政府见国民争权利也☆☆☆□,则让之☆□☆。欲使吾国之国权与他国之国权平等☆□☆☆,必先使吾国中人人固有之权皆平等□☆□□☆,必先使吾国民在我国所享之权利于他国民在彼国所享之权利相平等☆☆☆□□。”[13](p39—40) 陈天华把国民权利口归口结为政治参与权☆□☆☆、租税承诺权□☆☆、外交口参口与权☆☆□□□、生命口与财产权□☆☆、地方自治权□□☆☆、言论自由权和结社自由权□□□☆。 不管民主立宪还口是君主立宪□□□☆,国民都有选举议员的权利□□□,都有向官员乃至口皇帝☆□□、总统提出口请求的权利☆□□。国民通过议会来行使权力□☆□□,议会代口表国民口制定法律☆□☆☆□,官员乃至皇帝□☆☆、总统必须依法行使权力□□☆☆。他说:“西方大儒□☆☆☆,都说口口口人若口没有政口治思口想□□☆☆□,不晓得争权利的□☆☆□,即算不得一个人□☆☆,虽然口没有死☆☆□☆,也和死差不多□□☆□。”中国人应口该“把政治思想切实发达起来☆☆□,拚死拚命□☆☆□☆,争这口政治参与口权□□☆☆,不要再任做皇帝□☆☆□、长官的胡做乱为☆☆□,把中国弄得稀口糟□□□☆,这是争权口利的第口一项☆☆□☆。”[14](口p186)“中国比如口一个公口司□□☆☆,咱们是公司的股东□☆□□,皇帝☆☆□、长官不过是从外前(口湖北方言□□☆□□,意即外面——引者)请来的当家先生☆☆□☆□。”[14](p190)当家先生私自把公司卖了□☆□☆,或私口自口请别人干预公司的事☆☆☆☆,股东能不说话吗□□☆□□?“各国的国民□□☆☆,是一个人□□☆,列位也是一口个人□☆☆,怎么口就这样的懦弱□□☆☆?”[14](p192)口

  没有租税承诺口权□□☆☆,立宪政体就是一句空话□☆☆。“世间有要人口出钱不告人家用口钱的出向的理由吗□☆☆?出了钱文☆□□,毫不口问一口问☆□□☆,任他乱丢☆□☆□,也算是一个人口吗☆☆☆?”大家应该“逼迫政府把一年之中所要用的☆☆□☆,照实先向国民呈一张预算表;国民将每年应收若干□☆□□,应出若干□□☆,细细查清☆☆□☆,又当派人四处调查口收税口实数☆□□□,总不准有口一项多征□□☆,一毫中饱□□□,这是顶口不可口缓的☆□□。”[14](p190) 思想自由是社会进步的精神动力☆□☆☆□。言论不自由□□☆☆,一切事情都不能发达☆□☆□☆。禁止国民议论朝口政☆□☆☆,上书言事□☆☆,就像口房口子快倒了☆☆☆□,看守房子的人却不许房东告诉他补救办法☆□□□、提醒他口负责任☆□☆、要求更换看口守人□☆□☆,完全颠倒了主客关系☆□☆□☆。 3☆□□☆、自由 “自由者□☆☆,权利口之表口征也☆□□□□。凡人为人者口有二大要件:一曰生命☆☆□,二曰权利□□☆。二者缺一□☆□□,时乃非人□☆□。故自由者亦精神界之生命口口也☆□☆。文明国民每不惜掷多少形质界之生口命☆□☆□□,为其重也☆□☆☆。”[15]口 1895年7月19日☆□□□,清政口府口口发布上谕□□☆,曰:“叠据中外臣工口条口口陈时口务……如修铁路□☆□☆、铸钞币□☆☆□、造机器□☆☆□、开各矿□□□□、折南漕□☆☆☆□、减兵额□☆□☆□、创邮政□□□、练陆军□☆☆、整海军□☆□☆、立学堂;大约口以筹饷练口口口口兵为口急务;以恤商惠工为本源☆□□☆。此应及时举口办☆□□☆。”[16]标志清政府的经济政策从压制私口口人资本☆☆□□□,即剥夺国民的经济活动口自由□☆□□,转变为“恤工惠商”☆□☆☆,即力求保护和扶植口口私口人资口口本☆□☆□。不过这一权利的法制化□☆☆□☆,是1904年口初颁布《奏定商会简明章程》☆☆□□☆、《商口人口通口例》☆□□☆、《公司律》以后的事□□☆。其中□☆☆□□,《公司律》规定:“凡设立口口公口口司赴商部注册者□□□,务须将创办公司之合同☆□☆□、规条☆□□□、章程口等一概呈报商部存案☆☆☆□□。”[17]与国际惯例一口样☆☆☆☆□,办企业仅须登记注册即可☆□□□。与此同时□☆□☆,现代产权制度逐步口确立起来☆□☆□。《大清民事刑事诉讼法》在“判案后查封产物”一节口中规定:“凡封票纸查封被告口本人之产物☆□□,如产物系一家之公物☆☆□,则封本人名下应得口之一分☆□□,他人之分不得株连□□☆☆☆。”“凡左列各项不在查封备抵之列:一□□☆☆,本人妻所口有口之口物□□☆☆☆。二☆☆□□,本人父母兄弟姐妹及各戚属口家人之物☆☆□。三☆□□□,本人子孙口口所自得之物□□□☆□。”[18]这表明产权已从家庭甚至家族口所有转口为个人所有☆☆☆□□,主流社会开始口承认个人产权的口正当性☆☆□□□。有了经济自由□☆□,公民权利就口有了口经济基础□□☆☆☆。 1903年☆□□,支那子在《浙江潮》上撰文指出□□☆☆,自由是法口定范围内的自由□☆☆□□,国家有保护国民法定范围内自由权利的义务□□☆。文章还列举了国民的法定自由☆☆☆□,即:居住及转移之口口自由☆□□、身体保全之口自由☆□☆☆□、住所安全之自由□□☆☆□、书信秘密口口之自由☆☆☆、集会结社口之自由☆□☆、思想发表之自由☆☆☆☆、所有之自由以及信教之自由☆☆☆。 1911年11月9日□□□☆,湖北军政府颁布《中华口民国鄂州约法》□☆☆☆。《约法》第二章口规定:“人民口一律平等□☆☆,享有言论☆□☆、著作刊行□□☆☆、集会结社□☆☆、通讯□☆☆、信教☆☆□□☆、居住迁徙□□□、保有财产□☆□☆、营业口口口等口口口口自口由☆□□☆。保有身口体自由☆□□,非依法律所定☆□☆,不得逮捕口审问处口罚;保有家口宅口自由☆☆☆□,非依法律不得侵入口搜索☆□☆☆□。对于行政官署所为违法损害权力之行为☆☆□□,则诉讼于行政审判院☆☆□☆。可向议会陈情□☆☆□,向行政官署陈诉□☆☆□□。有任官考口试□□☆□、选举投票即被投票选举之权☆☆□。有纳税当兵的义务□☆□□□。本章所口载人民的权利□□□☆□,于有认为增进公益□□☆□,维持公安口之必要☆☆□,或非常紧急必要时得以口法律限制之☆□□☆☆。”[19]口公民自由权见之于法律☆☆☆。 当时有关公民自由权的法律□□□☆,总是在列举个人自由后加口上一个后缀——非依法不得限制之☆□□,从而使口口打着“依法治国”幌子剥夺公口民自由的人有口可乘之机□☆☆□☆。《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沿袭了这一失误☆☆☆。1912年3月11日□☆☆,临时参议院通过并公布了口口《临时约法》☆□☆。第二天☆☆☆☆□,章士口钊即撰口文指出它没有解决公民自由的保障问题☆□□。“《约法》曰:‘人民之口身体□☆☆☆□,非依口法律口不得逮捕□☆☆、拘禁☆□□□、审问□☆☆、处罚□□☆☆。’倘有人口口不口依法口口律逮捕☆□☆□、拘禁□☆☆☆□、审问□☆□☆☆、处罚人☆□□☆☆,则如之何☆□□?以此质之《口约口法》□☆☆,《约法》不能答也☆☆☆。”应该口吸取英美法系的优长予以口弥口补:“然人欲滥用其权☆☆□☆□,中外一致□□☆。于是英人口口之保口障自由☆☆☆,厥有一法□□☆□。其法维何☆□□□☆?则无论何口时□☆□☆,有违法侵害人身之事件发生□☆☆,无论何人(或本人或其友)皆得向相当之法廷呈请出廷状口(writ of habeas corpus□☆☆,现译人身口保护令口——引者)□☆☆☆。法廷不得不诺☆☆☆☆□,不诺☆☆☆□,则与口以相当之罚是也☆☆☆□。出廷状者乃法廷所发口之口命令状☆□□☆☆,命令侵害者于口一定期限内☆□☆,率被口害者出庭☆□□☆,陈述理由□□□☆,并受口口审判也□☆☆。英人有此一制而口个人自由全受其庇荫……兹制者□☆□☆,诚宪法之口科律也□□☆☆□,口☆口口☆口口吾当亟采之□☆□□☆。”[20]但是□☆□☆,章氏的呼吁无口人采纳□□□,成了遗留给21世纪中国的口一大课题☆☆☆☆。 参考口文口献: [1] 尚书[m].北京:贵州人民出版社□☆□☆☆,1990. [2] 左传口[m].长沙:岳麓书社□☆□☆,1988. [3] 礼口记[m].长沙:岳麓书社□☆□,1989. [4]口 荀况.荀子口[m].广州:广州书社☆□☆□,2006. [口5] 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口m].北京:中华书局☆☆□,1952.13.[6]口口 江口口灏☆□☆,钱宗武.今古口文尚书全口口译口[m].贵阳:贵州人民出口版口社□☆☆□,1990.5. [7]口 孟子[m].西安:三秦出口版口社□☆□,1990. [8] 论语[口口m].西安:三秦出版社☆☆☆,1990. [口9] 口诗经[口m].上海:上海古籍口出口版社☆☆□,1985. [10] 泷川.公法上之人格[n口].政法学报☆☆□,1903(口5). [11] 汪精口卫.民族的国民[a].王忍之.辛亥革口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2卷□□□□☆,上册口[c口].北京:三联书店□□☆☆,1963.83. [12] 口说国口民[口a].王忍之.辛亥革命前口十年间口时论选集:第1卷☆□□☆□,上册[口口口c口].北京:三联书店□☆☆,1963.72. [口口13]口 口梁启口超.论权口利思想[a].饮冰室合集:文集之四[c口].北京:中华书局□☆☆,1989.39. [14] 口国民必读[a].陈天华集[口口c].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 [口口15]口 梁口启口口超.十种德性相反相成义[a].饮冰口室口合集:文集之五[c].北京:中华书局□☆□☆,1989.45页. [16] 光绪口朝口东华口录口[m].北京:中华书局☆☆☆☆□,1958.3631. [17] 口口公司律口[a].中国近代法制史口资料选编:第一分册[c].北京:中华书局□□☆☆☆,1980.128. [18] 口口口刘锦藻.清朝续文献口通考[m口口].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0.9996. [19] 汪向阳□□□☆,张静☆□☆,刘景泉.宋教仁与民国初年的议会政治口[m口].石家庄:河北口人民出版社☆☆☆□,1988.152. [20]口口口口口 章口士钊.临时约法与人民自由权[a].章士钊全集[c].上海:文汇口出版社☆☆□☆☆,2000.85—86. [21]口 梁口启超.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a].饮冰口室合集:文集之七口[c].北京:中华书局□☆□☆,1989.55页.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本思想的演变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