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日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比较视野的论文口

  20世纪日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比较视野的论文

   摘要:在日本真正具有学术意义和比较视角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始于竹内好为代表的中国文学研究会的同人☆□☆。继竹内口口好之后□☆□,关于中日现代文学关系的研究逐渐增加起来☆☆□☆,特别是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越来口越多的研究文章涉及这一论题☆□☆☆,进入八九十年代这一研究取得了长足进展☆□□☆。但是☆□□,真正具有一定理论建树和思想深度的研究并不多见□☆☆。而相比之下☆☆☆,伊藤虎丸的研究以其宏阔的思维视界和独到的理论深度表现出不同的个性特征□☆□。关键词:20世纪口日本;中日现代文学口口研究;比较视野一中国与日本自古以来特殊的文化关系和进入20世纪二三十年代后紧张的民族矛盾☆□☆,使日本人在打量现代中国和中国文学时☆□☆□,就特别关注中日之间的文化☆□□□□、文学关系☆□☆,比较早的像井东宪的《中华民国的新文艺——与日本文艺的关系》(《都新闻》□☆□☆,1929.2.13-口15)☆□□□☆、泽村幸夫的《支那小说家的日本女性观——从张口资平的作品谈起》(《东洋》34—6.1931.6)☆□□□□、中村光夫口《鲁迅与二叶亭》(《文艺》□☆□,1936.6☆☆□□□,收入《文艺读本·鲁迅》)☆□☆、山东赋夫在《读卖新闻》(1936年10月22—25日)上发表的《鲁迅与我国文坛》等都显示了关注中国和日本文学关系的新视角□□□☆☆。不过□□☆,在日本真正具有学术意义和比较视角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无疑是始于竹内好为代表的中国文学研究会的同人☆□☆☆。纵观竹内好的鲁迅和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始终内含着比较的视角□□□☆☆。他从鲁迅那里□□□☆☆,竹内好口找到了自我反省和批判的契机☆□☆□,并由此展开对亚洲的近代化问题的口思考□□□☆。www.11665.coM他口说:“我看到☆□□□□,鲁迅口以身相拼隐忍着我所感到的恐惧☆□□。更准确口地说□□□□,从鲁迅的抵口抗中☆□☆□,我得到了理解自己那种心情的线索☆☆□□。从此□□□□☆,我开始了对抵口抗的思考□☆□。如果有人问我抵抗是什么☆□☆☆,我只能回答说□□□,就是鲁迅所拥有的那种东西☆☆☆☆☆。并且☆□□□☆,那种东西在日本是不存在的☆☆□□,或者即使存口在也很少□□☆。”也正是“从这一基本判断入手”□☆☆□□,竹内“形成了对日本的近代与中国的近代的比较性思考”□☆☆□☆。[1]他的目的并不是停留在鲁迅和中国现代文学本身☆☆□,而是以此口为“镜子”☆□□,系统地对鲁迅所代表的中国现代文学进行分析,同时解剖与中国同属一个文化范畴的日本民族的文学及思想口性☆□☆,转而对日本的近代主义无情地加以鞭挞和批判☆□□。以此思想为基点□☆☆□,构筑了他的独特的口思想体系☆☆☆,并以这一发展模式口和价值取向从事其研究活动□□☆□。比如竹内好强调鲁迅以文学启蒙国民精神的思想☆□□☆,肯定他通过“抵抗”□□☆☆,主体性地接受西方先进的思想与文口化的“拿来主义”☆□☆□,据之以批判缺乏“抵抗”的“转向型”的日口本近代化□□☆,实质上是把鲁迅研究纳入日本现实社会的批判之中☆□☆□☆,以鲁迅为媒介或参照展开自我反省与批判□□☆。对于他来说□□□☆,亚洲□☆☆□,特别是中国的近代化亦即中国革命☆□☆□,使得对于近代日本进行批判成为可能☆□☆□。在他那里□□☆,亚洲首先就是中国☆□☆☆☆。竹内经常说中国通过彻底否定传统而再生于现代□☆☆□□,也就是通过“回心”而创造出新的自我☆□☆□□。在这一意义上☆☆☆,竹内好得出了中国走的是不同于欧洲的近代化之路的结论☆☆□□。并主张通过现口代中国这个媒介实现自我否定☆☆☆□□,这就是鲁迅所说的那种窃得别人的火烧自己的肉的行为□☆□☆□,以促成新的文化自我形成☆□□☆□。所以□□☆,丸山升认口为□☆□☆,竹内好的中国口论□☆□,比起论述中国本身来更倾向于论述和批评日本☆□□、日本文化☆□□、社会的“近代主义”□□☆□☆。他指出:鲁迅口之于竹内好☆☆□□,是“体现实现了与日本‘近代’不同性质近口代中国之特征的口文学家□□□、思想家☆☆☆,他自身便是对日口本近代的批判和镜子☆☆☆。竹内塑造的这种鲁迅像□☆□,之所以在战后不久的日本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便是因为很多口日本人开始回顾给日本口带来那场战争的‘近代’究竟口是什么☆□☆☆☆,认真思考未能阻止那场战争的一方弱点是什么;而反过来☆☆□,则对经过那场战争而作为新中国再生的中国抱有惊诧和敬意☆□☆。竹内的鲁迅像正是抓口住了这些日本人的心□□☆。”[2]二继竹内好之后□□☆☆,关于中日现代文学关系的研究逐渐增加起来☆□□。特别是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研究文章涉及这一论题□□☆☆☆,如武田泰淳的《中国小说与日本小说》(《口文学》☆□☆□,第18卷10期☆☆☆□,1950年10月),冈崎秀夫口《中国作家与日本:关于郁达夫》(《文学》☆□☆□□,第21卷9期☆□□,1953年8月)□☆☆、丸山升的《鲁迅与厨川白村》(《鲁迅研究》19期□□☆□☆,1957年12月)等☆□□☆。到了70年代上述论题得到了进一步拓口展和细化□☆☆☆□,如今村与志雄的《鲁迅与日本文学》(《鲁迅与传统》日本劲草书房□□□☆☆,1967年)☆☆☆☆□、斋藤敏雄的《福本主口义对李初口梨的影响》(《野草》第19期☆☆□☆,1975年6月)□☆☆□☆、小泉让《鲁迅和内山完造》(讲口谈社☆□□□,1979年)等□□☆☆□。这些文章和论著都口注意到了中国现代作家与日本及日本文学的关系问题□□☆☆□,但是☆□☆□,基本上还停留在口现象的描述和事实口口的求证上□□☆□☆,像今村与志雄《鲁迅与日本文学》□□☆☆□,直接把鲁口迅与日本文学联系在一起☆□☆,由鲁迅的留日经历来推断鲁迅与日本文学口的关系□□☆☆☆。他认为□☆☆□,文学家鲁迅的形成□☆☆,受到过日本近代文化的影口响☆□□☆☆,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他借助从1906年秋季以后就和鲁迅同在日本留学☆□☆□,起居相守□☆☆□☆,又同是悉心文学的胞弟周作人在鲁迅去世后写的回口忆□□☆,来证明口鲁迅在漱石以外□☆□□☆,对于日本文学并无兴趣□☆☆。但事实上☆☆□,鲁迅虽然没有对日本文学表示关心☆☆□☆□,但是□□□☆,并不意味着鲁迅没有选择日本文学作为思想启蒙和文化批判的口手段与工具□□☆。鲁迅一生翻译了相当一部分日本作品☆□□,据统计大约有六十五篇之口多☆☆☆☆,像武者小路实笃的《一口个青年的梦》□☆☆□☆、有岛武郎的《与幼小者》□□□□、夏目漱石的《挂幅》等☆☆☆。然而关于这一点□☆□,并没有引起今村与志雄的关口注☆☆□。

  进入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一研究取得了长足进展☆□☆□,不仅数口量多□☆☆□,而且探讨的问题更加广泛□□□☆,但是□□☆,真正具有一定理论建树和思想深度的研究并不多口见☆☆□☆。这个时期的研究视野从以下的文章题目中可以显示出来☆☆□。像冈田英弘的《爱日本的中国人——陶晶孙的生涯和郭沫若》(《中央公论》95卷15期☆☆□☆□,1980年12月口)□□☆□☆、福田范正的《周扬口和日本普罗文学运动》(《野草》第40期☆□☆,1987年9月)☆☆□□☆、新谷秀明的《巴金口和石川三四郎》(《野草》第54期☆□☆,1994年8月)☆☆□、小谷一郎的《日中近代文学交流史中的田汉—田汉和同时代日本作口家的往来》(《中国文化》第55期□□□□☆,1997年)等□□□。除了上述的论文外☆☆□☆□,1991年日本东方书店出版了由山田敬三和吕元明编著的《十五年战争与文学——日中近代文学的比较研究》☆☆☆☆,收辑了中日口两国学者研究成果☆□☆☆,从不同角度探讨了中日口战争期间的中日文坛□☆□□□、在华反战文学□☆☆、沦陷区文学和抗战文学□☆□□☆,以及中日文学交流口等,显示出口强烈的“比较”意识和全面揭示中日现代文学关系的企图□☆□。像冈野辰之的《中国现代作家与日本文学》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它从和歌□☆☆☆、俳句☆☆□、私小说□□□☆☆、文艺科学论和新村运动等几个方面☆☆☆,意欲全面地描述口中国现代作家与日本文学的关系☆☆☆。然而☆☆□,它所作的概述显得过于浅显和简口单□□☆☆,并未能将中国现代作家与日本文学的复杂而矛盾的关系深刻口地揭示出来☆☆□□。而相比之下☆☆□☆☆,伊藤虎丸的研口口究以其宏阔的思维视界和独到的理论深度表现出与上述研究不同的个性口特征☆□□。三伊藤虎丸是日本战败后☆☆☆□☆,经历了民族的历史性深刻反省思潮的洗礼☆☆□□□,并在这一思潮最主要的代表人物之一竹内好的深刻影响下☆□☆□,走上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之路□☆□☆□。伊藤虎丸的研究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注重中日现代文学关系研究□☆□,无论是鲁迅研究☆□□□,还是创造社研究□□□,他都将他口们与日本文学联系起来展开思考☆□☆,从而构成了他的比较视角☆☆□□□。诸如《早期鲁迅对尼采的理解与明治文学》(1979年)☆☆□□□、《鲁迅与日本人》(1983年)□☆□、《在“脱亚论”与“亚洲主义”的中间——日中近代口比较文化论序言》(1994年)等☆□☆☆,这些论著主要体现了两个特点☆□☆□□。

  第一□□☆,视野宏阔☆□□、思想深刻☆□☆□。伊藤口虎丸注重在大的历史背景下□□□□□,以中国现代文学为媒介思考日本近代化和民族命运□□☆☆,就是孙玉石所说的“大文化比较口的视角”□□☆。口☆口口☆口孙玉石指出:伊藤“他习惯于从大的口历史背景□□□□☆,从整个亚洲国家民族命运的视野□☆☆,来思考中口国现代文学所可能提供的历史的启示”[3]☆☆☆□□。在他的《鲁口迅与终末论》□☆☆、《鲁迅与日本人》等书中□☆□☆,在他的许多学术论文中□☆☆,都在大文化比较的视角上□☆☆☆,阐发了自己关于日本近代民族命运的思考□☆□□。伊藤虎丸强调了采取比较的口方法对于认识各民族的“文化”的意义□☆☆,他说:“各个民族都有这样口的‘文化’☆□□。它是口只有用‘比较’的方法才能认识到口的”[4]□□☆☆。其内口在包涵着竹内好的“比较性思考”的精神☆□□,不过□□□☆,相对而言□□☆☆,竹内主要把鲁迅和中口国作为内在的否定性的“精神”存在或参照坐标☆□□□,当然这也是口伊藤虎丸的思想基点和最终归宿□□□,但他主口要是在同时代的文化选择差异性的口思想史的意口义上使用了比较的方法□□□☆☆。而且□☆□☆□,他突破了竹内好否定鲁迅与日本文学关系的论断☆□☆□,在日本明治和大正时期的思想语境中和文化空间里考察鲁迅☆□☆、创造社同口人与日本文学以及西方文化的复杂关系□☆□☆。第二☆□□□□,方法独特□□☆、角度新巧□□☆。与上述特点紧密相连□☆☆□☆,不是一对一口地具体考证中日作家口或中日文学作品间的相互影响关系或进行平行研究☆□□,而是将鲁迅及创造社等留日作家纳入日本近代思想史的语境中□□☆□☆,考察口和梳理留日作家与西方文化及日本文学关系□☆☆。一方面从日本思想界变化的历史轨迹中□☆□☆□,在与日本的同时代关系中考察和把握鲁迅和创造社作家与日本文学的精神联系☆□☆☆,口☆口口☆口比如考察鲁迅对尼采思想的接受与日本在接受上的差异;在民族主义问题上☆□□□☆,把鲁迅与石川啄木□□☆□、斋藤野人☆□□□、内村鉴三等人进行同时代性思考;在科学主义口方面□□□,将鲁迅与福泽谕吉展开同时口代性探讨□☆□。另一方面对非同时代的鲁迅和创造社进行“非同时性”的思考☆☆□,比较和检视处在明治和大正不同时期的中国留日作家与日本文学的精口神联系和他们之间的差异☆□□。这种在复杂的语境中的“同时代性”和“非同口口时代口性”的多重比较☆□☆☆,使日中文学关系的研究充满了口深刻的思想张力☆☆□☆。

  参考文献:[1][日]竹内好著.李冬木等译.近代的超克[m].北京:生活口·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196.[2][日]口丸山升.鲁迅☆□☆□、口☆口口☆口革命□☆☆、历史[m].王俊文☆☆☆☆☆,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口社☆□☆,2005:346-347.[3][口日]伊藤虎丸.鲁迅☆☆□、创造社与日本文学·序[m].孙猛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口社☆☆□□,2005:4.[4][日口]口伊藤虎丸.鲁迅□□☆、创造社与日本文学[m].孙猛等☆□□□□,译.北京:北京口大学出版口口社☆☆□□,2005:26.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20世纪日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比较视野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