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1.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中的知人论世法的论文口

  page.1.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中的知人论世法的论文

  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中的知人论口世法

  文学是人学□□□,口☆口口☆口是研究人口类心灵口口论文联盟http://的历口史☆☆□□。古代文学是与古人对话☆□□□,古人口口的口作口品□□☆☆□,尤其是诗文作品□☆☆□,往往是口他们口心灵的某口种展露□☆☆,知人论世□□☆□,结合人物生平来解口读作品□☆□☆,更能深切地体会作者的心境□□□,因此☆☆□☆□,在中国古口代口文学教口学中☆□□□,知人论世尤为重要☆□☆。人诗互证或人文互证☆□☆,无论对作家还是对作品的理解都将更为深入☆☆□□,会让学口生有口意想不到的收获□☆□□。以汪口端口为例□☆□。冠以才女之口名☆☆□□☆,汪端的名字光芒四射□☆□□,她写有《自然好学斋诗钞》□□☆,编有能与男性选家选口本媲美的《明三十口家诗选》☆□□☆,人们提到口汪端口时也多赞其诗才□□□,但是□☆□,我们在读汪端诗歌之时☆☆☆☆,却发觉汪端诗中多用影口烟☆□□☆☆,给人口的口感觉孤冷☆☆□、缥缈□□□□☆,内心的孤独寂寞口呼之欲出☆☆□。当我们将汪端的生平与创作联系起来☆☆☆☆,把她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去体味她的喜怒哀乐□□☆□,感受她的内心□☆☆,就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汪端□□☆,我们会发现幸运的才女汪端在生活中的种种的不幸☆☆□□☆,亲情□☆☆□☆、爱情都是口残缺口的□□□☆、不完整的☆□☆。从古代口口才口女的角度□□☆☆☆,汪端是幸运的□☆☆□,蒋寅在《一代才女汪端》中说:许多闺秀诗人☆□□☆☆、画家由此就口被埋没了□□☆,只有少数人能幸免☆☆□☆。编辑:www.11665.com ☆□□☆。清代口中口叶的女诗口人汪端可以说是一个尤为口口口口口幸运的才女□☆□☆。[1]然而☆☆☆□,外表的光环难掩内在的孤寂☆□□☆☆,从这个角度口说□☆☆□,汪端又何其不幸☆☆☆□□。汪端得以嫁口给颇有才名的陈裴之□☆□□,论者有金童玉女之目[2]□☆□☆□。然汪端诗歌中却不见有闺阁琴瑟和谐方面的诗□☆□。汪端诗歌题材多见拟古及咏史之作□□☆,最典型者为《张吴纪事诗》25首□□☆☆。Www.11665.co口口m汪端往往借咏史表达自己的伦理口观念☆☆□□☆、历史评价□☆☆,论古代才女也是重口道德评价□☆□☆☆,她盛赞宋代节妇韩希孟而贬抑蔡文姬☆☆□□☆,称:平生不诵胡笳曲□□☆☆□,三复巴陵节妇诗☆□□□☆。(《论宫闺诗十三首和高湘筠女史》)[3]又论花蕊夫人云:摩诃口池上万花开☆☆☆□☆,百首宫词绝世口才☆☆□□☆。可惜口当口年艰一死□□□□,题诗口甘入宋宫来□□□☆。(《论宫闺诗十三首和高湘筠女史》)这是对花蕊夫人屈节事宋的婉转批评☆□□。《自然好学斋诗钞》卷六《读十国春秋吊前蜀昭仪李舜口弦》又以花蕊夫人来反衬李舜弦的忠贞□□□☆□。她的诗集中很少涉及自己的个人生活☆□□□,论者以为脱去脂粉气□□☆☆☆,难能可贵□☆□。然女子写诗毫不涉及自己口的口口生活是否本身就口不太正常☆☆□□?同样为才口女的李清照☆□☆□,其词作离不开自己的生活与感受☆□□,与汪端形成强烈口对比☆□☆□。联系汪端生平细节可知□☆☆,汪端口一生连连遭受失去亲人的打击☆☆☆☆,亲情的不足是造成她口内心孤寂的一方面原因☆□□☆。汪端相关之生平事迹□□☆,可参见陈文述《孝慧汪宜人传》☆□□,此文口八千余字☆□□,极为详赡☆□☆。汪端生口于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其父汪瑜(?&mdas口h;1809)□☆□,性宽厚☆□□☆☆,自号天潜□☆□,母梁应鋗□□☆,系出名门□□☆☆☆。汪端口幼口口年口早慧□□☆,七岁时即颂《春雪诗》☆☆□□□,见者莫不惊赏□☆☆□,得名小韫;又聪颖口口强口记□□☆☆□,曾诵读木玄虚《海赋》□☆□、庾子山《哀江南赋》口两遍☆□□☆,即默念不误一口字☆☆☆□□,其资赋特口异☆□□☆,又好学口不倦□☆☆☆。汪端八岁时□□□,母亲去世☆□☆,嘉庆十四年(口公元口1809年)☆□☆□☆,汪端口十六岁时☆□□☆,长兄初卒于四川军营□☆☆□,未几父亲也因伤痛过度口而奄逝☆☆☆。汪端由姨母梁德口绳教养☆☆□□。她嗜口书如痴☆□□☆☆,父母见背之口后□□☆□☆,更终日口独处一室□□☆☆□,口☆口口☆口口握唐人诗默诵☆☆☆□,众人口称其口书痴☆☆□□。她涉猎甚口广☆☆□□,尤精史学☆□☆。姨父许宗彦与口口之口论史□□☆,曾因辞屈而笑称其为端老虎□☆☆。陈文述尝以僻典考之☆☆☆☆,皆能应口答如流□□☆☆☆。汪端年幼即从口高迈庵受学☆☆□☆□,焚膏继晷□☆☆,孜孜矻矻□□☆☆,故于此间积累口学口口力□□☆☆,奠基深厚□☆□☆☆。汪端对少女生活的回口忆中☆□□,与姨丈读史论评的时光□□☆□,最令她终口生怀念☆□□☆☆。嘉庆十五年(公元1810年)☆☆□,口☆口口☆口汪端年十七□☆□,归陈裴之□☆☆☆☆,姨母口谆口谆教口诲□□☆□,以为虽有才名☆□☆□,仍应谨守妇口德☆☆□□□,善尽孝道□☆☆。婚后口的汪端果然恪口守姨母教诲☆□□☆,孝道☆□□、妇德口两不口缺口口失☆□☆☆□。据陈文述言☆□☆□,汪端事亲口至孝□□☆,嘉庆二十一年口(公元1816年)☆☆□☆□,汪端姐姐汪筠殂口口谢☆□☆☆□,陈文述病重☆☆□。时汪端年二口十三□☆□,虔诚立口誓焚香持斋四口年☆□□☆□,夫妻分房而居□□☆,以求佛佑□□□□,后陈病果然痊愈□☆□。嘉庆二十五年(公元1820年)□☆□☆□,汪端因选著《明三十家诗选》☆☆☆□,用功过度☆☆□☆,竟得难寝之疾☆□□□□。汪端口所生两子☆☆□□,长男孝如早夭☆☆☆□□,次男孝先体质羸口弱□☆□,汪端忧子嗣口口不广□□☆,故遍访贤口口淑□□□☆☆,为夫纳妾☆□☆。虽为夫所口坚拒□☆□☆,但汪端以繁衍嗣续□☆☆,照顾长辈为由□□☆□☆,访得王紫湘□☆☆。王氏贤惠□□☆☆,端比拟为朝口云□□☆☆□,陈家口香口车口宝马□☆☆,载之以归□☆☆,陈裴之特为她建口别院☆☆□☆□,金屋藏娇□☆☆□☆,汪端口口则口专心著述☆☆□☆□。其不妒口之妇德□□□□☆,为时人叹赏□☆☆。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汪端年口三十四□☆☆☆,陈裴口之客死汉皋□☆□☆,年仅三十三☆□□☆,可谓口英年早逝□☆□☆□。子葆庸闻口讯□☆☆□☆,哀恸逾常而成疾□□□。面对口夫亡子疾之痛☆□☆□□,她遂师事道师闵小艮(公元1758-1836年)☆☆□□☆,潜心修道□□□☆☆。汪端卒于道光十八口年(公元1838年)口12月18日☆☆□□☆,相传临口终之际口语口毕☆☆☆□,白气[转口贴于:论文大全网 http://口www.11665.com口h口tt口p://www.11665.com/litera口ture/ancient/201209/135232.html口口]

  ...

口[1][2]口下一页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page.1.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中的知人论世法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