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准电影文学作品的艺术特征分析口☆口口☆口

  李准电影文学作品的艺术特征分析【摘要】李准从事文学创作数十载□□☆,期间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以及电影作品□☆☆,平生共发表两本散文集□☆☆□□、二十余部电口影文学作品和五十多部小口说☆□□☆□。李准是口现代中国文学界☆□☆□,在影视和文学双线均取得显著成就的大家☆☆☆☆。统览李准的作品不难看出□☆☆☆,其总体创作特色有三点:一是寄时口代精神于影片中;二是文学作品彰显口鲜明的民族气息;三是浓墨重彩凸显自然风光☆☆☆□☆。【关键词】口李口准;电影文学;特色;一☆☆□☆、李准生平事迹及其作品李准(1928-口2000)口蒙古族☆□□□☆,河南口口洛阳人☆☆☆,是中国口著名的剧作家和小说家☆□☆□□,其作品体现现口实主义风格☆□☆□,为中国广大农民读者所熟口悉和热爱☆☆□□。1953年发表的短篇小说《不能走那条路》深刻而清晰地揭示翻身后农民两极分化的敏感问口题□□☆,因此备受关注与重视☆□□☆☆,曾一度被国内几十种报纸和书刊引用和转载☆☆□,李准由此便享誉国口内☆□☆☆。此后李准更加专口注于文学创作☆□☆☆,先后发表电影文学口剧本近二十部□□□,小说几十口篇☆□□,并出口版二部散文集□□□☆。李准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而1957年开始创作《老兵新传》☆□□、《小康口人家》两部电影剧口本后□□☆,才思口不口断涌现□□☆□☆,连续口于1960年发口表电影文学剧本《李双双》□☆☆□□、《耕口云播雨》☆□☆,这些作品主要反映劳动人民生活□☆☆。在1962年创作《壮歌行》即《吉口鸿昌传》□☆□□,并于口1964年出版《龙马精神》☆□□☆。1976年□□☆☆,粉碎四口人口帮口口后☆□☆☆□,李准于1977年创作《大河奔流》电口影剧本□□☆,改革开放后发表历史小说《荆柯传》□☆□、《中洲七梦》和《清凉寺钟声》等□□□☆□。其中的《黄河东流去》这部长篇小说还享有立体的流民图的美称☆☆☆□,李准因此在1985年获茅盾文学奖☆☆☆。二□☆☆、李准个性分析李准出生于农民家庭□□☆☆□,口☆口口☆口其祖父是一名老教师☆□□☆☆,而伯父曾任小学校长☆☆□☆,叔父任教□□□,父亲自通文墨☆□□☆,母亲虽不识字☆□□☆,但对大量的农村口话语掌握透彻□□☆,李准耳濡目染地接触并掌握了丰富的乡村诙谐语言□☆□□□。曾读小学□☆☆□□,闲暇时经常翻阅《口三字经》□□☆、《弟子规口》等书籍□□☆□。一直口读到初一因家境贫困而辍学☆□☆□,成为一名逃口荒难民☆□☆,过上了口流浪生口活□☆□。尽管如此□□□□,李准口并未口放弃口口学习□☆☆□,15岁口时经常租书读□☆☆,自此李准开始接触诸如巴尔扎克☆☆□□☆、屠格涅夫☆☆☆□□、狄更斯☆□□☆☆、托尔斯泰口口等国外著名文学家和茅盾□☆☆□□、鲁迅□☆□☆□、巴金等国口内口名家著作☆☆□□☆,使得李准口的艺术视野得以口开阔☆□☆□,基于口对文学的浓厚兴趣☆□☆☆□,逐渐培口养了其文学素养□□☆☆□。李准是个重口感情的人□□□☆。其最擅长的题材便是乡村生活☆☆☆☆☆,李准口对其文学作品主角☆□□☆,对乡村和村民都感情深厚☆☆☆□。李准多舛的命运并没有打消他对于文学的追口求□□☆□,除了内心对于文学的热爱□□□,更体现了李准的坚持☆□☆,能够在逆境中成长☆□□□☆,不被外界的客观条件所打败□□□,体现出李准的口刻苦☆☆□□□、坚韧□☆□☆□,始终坚实地口朝着自口己心中的目标而奋斗☆☆□☆,不断奋进□☆□□☆,积极学习□□□,提高自己□□□□,从不轻言口放口弃口的优良品质☆☆☆。正是李准自身具备良好的口心理素质□☆☆□,坚持不懈地努力在文学的道路上行走□□☆□,才能在当代中国文坛上占有举足轻重的位口置☆□□□☆,给世人带来众多脍炙人口的口优秀作品□☆□□☆。三☆□☆☆□、李准口电影作品的特口口色口1☆☆☆□□、紧跟时代主题李准是由著名的小说《不能走口那条口路》而享誉国内☆□□□。1953年的《河南日报》发表了他的这不短篇小说□☆□,在1954年开口春时节□□□☆☆,《人民口日报》获准转载《不能走那条口路》□☆☆。这部小说很快就被改编口成电影☆☆□☆,戏剧等☆□☆☆☆,这引起了全国巨大轰动☆□☆□。李准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紧扣口时代主题□☆☆□☆。与此相似□☆☆,李准电影的成功同样得益于巧妙而精口口准口地紧扣时代主题□☆☆☆☆。然而☆□□,与时代口主口题紧密契合这个特点口是一把双刃剑☆□☆□,李准结合时代主题的同时□☆☆☆,又缺乏创新口口思维☆☆□☆□。作家除了紧口随时代潮流外☆□□,更要超口越时口代主题☆□☆□☆,以更高的立场对时下情形做出有效审视☆□☆□,明智决断□☆☆☆,形成口独具风口格的个体意识□□☆☆。这点在李准早期的创作之中深有体现☆☆☆☆,在1957年左右的作品中☆☆☆☆□,切合中国当时迅速增长的人口与发展落后的经济之间的矛盾的国情☆☆□□□,李准在1957年之前和之口后的著作口中☆□□☆,批判口了官僚主口义☆☆□□□,赞扬了人口类美好口的情感□☆□,呈现出宝贵的作家口的独立意识☆☆□□□。2☆☆□□☆、鲜明的本土特色李准出生在河南省洛阳市□□☆☆□。从夏商口周三代起☆☆☆□,以及宋代□☆☆☆□,河南口一口直是中国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心☆□☆□□,具有浓郁的文化气氛□☆□☆,有记载以来□□☆,已经涌现出大量的作家☆□□☆、诗人和科学家☆□□。河南省是中华口民族和文化的起源地□□☆□,成为首屈一指中国文化的摇篮□□☆。了解中国必须建立在对河南的理解之上☆□□,只有充分明白口中原文化□□☆☆,才能真口正弄懂中国文化的形成过程□☆☆,才能深刻透彻地了解中国□☆□。口☆口口☆口李准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河南的语言积淀□□☆☆。李准从茅口盾处得知:河南省的口话语不像江浙☆□□☆,由于地方性太强而不能直接用到作品里口口去☆□☆,河南语言是可以直接用到文学创作里的语言□□☆☆□。作为土生土长的河南人☆□☆,李准口在文学语言方面来说的确是口他口的幸运□□□☆☆。比如☆□☆☆,在电影《李双双》中☆□□,李准用极口具口河南特色口的地方方言☆□☆,用形象和熟练的笔调□□☆,通过琐事描写☆□☆□□,如平常的口夫口口妇感情口分歧等方面☆☆□□☆,成功地将李双双性情倔强□□☆☆,心直口快□□☆□□、泼辣温淳☆□□☆、刚毅热情□☆☆□、敢于口口坚持原则☆□☆□☆,同时又有口中口国妇女善良□☆□□☆、勤劳的传统美口德的银幕形象树立于大众□☆☆,而且具有独特的口口艺术风格□□☆,口☆口口☆口口展现出新中国农口村口妇女焕然一新的精神风采□☆□□。又如《老兵新传》中程国口亮等人吵嚷着:活人还能叫尿憋死☆□□☆,展现出口口河南语言的生动轻快☆□☆□☆,将劳动民众不畏艰苦□☆□□、艰苦朴素的精神风貌形象展现☆☆□☆☆。除了语言优势之口外☆☆☆☆,李准还秉承河南先辈的优口秀文学素养□☆☆。李准常说□☆☆☆☆,河南的前辈们是自己的偶像☆☆□☆☆,从先辈们身上学习到了很多口的文学素养□☆☆□。每次遇到河南家乡人□☆□□,他常常会口口问起河南文口学的老将们☆□□。说到口谢口口瑞阶☆☆☆,哪怕就是一个很不起眼的细节也能让他兴奋不已☆☆□☆□。据他而言☆□□,谢前辈宛口如口自己的父口亲般☆□☆☆☆,他们常常住在一起进行文学探究□☆□☆☆,离开郑口口州北上口北京之后□□☆,谢前辈常会口目送李准上车□□□☆。长此以往☆☆□☆☆,这件口事情也口就成了谢口老的一种习惯☆□☆,由此可口口见谢老对李准的影响之深刻□☆□□□。李准说☆□☆□,在著名文学先辈苏金伞去世之前□☆☆□□,探望的时候就和苏老相拥而泣☆☆□。他常以河南的先圣先口贤为骄傲☆☆□。他非常喜欢和欣赏贾谊的《过秦论口》□☆☆,认为贾谊能把秦始皇放在手掌心上分析☆□☆☆□,这是作为一个文化人难能可贵的激情和魄力□☆□☆。3□□☆、浓墨重彩凸显自然风光自然风光主口要体现在李准后期的文学作品中□☆□,早期的作品更多地体现时代气息□□☆☆。在后期作品中☆☆□,起初还口只是能够在比口较浅显的实物意识上进行描口绘□□☆☆,他认为自然风光只不过陪衬人类活动的附属和背景□☆□☆。即使有些作品对自然风光有所描述☆☆☆□,比如《老兵新传》中描口写了北大荒辽阔荒原和荒地□☆☆☆,而这些镜口头所传达出的意境却仅仅是恶劣的北大荒条件和具有很大开发潜力的北大荒而已☆☆☆□。当描写到战长江用战刀挖出黑油油的钙土□☆□,他看到如此肥沃的钙土□☆□,认为能够种出好的庄稼☆☆☆☆□,将会使收成口量提高□□☆☆□,这才面露喜口色☆□☆。到李准后期的电影创作中□☆☆,他对口自然的认识逐渐有了焕然一新的转变□□☆☆☆。《牧马人》这部电影讲述口了1980年☆☆□□☆,老华侨许口景山口从美口国回来☆□☆□□,找到了儿子许灵均□□☆□□,儿子当时正在西北牧场工作□☆□☆☆,许景山决定带他去美国继承遗产□☆□☆。而三口十年口来□☆☆,许灵均经历了孤儿到右派分子的痛苦☆□□□□,他是在牧民的关怀下鼓起生活的勇气☆☆□☆,结婚生子□☆☆☆□,走上了口教师的讲台□☆☆□☆。这一段无法忘怀的往事□☆□☆,使许灵口均留在祖国的大草原□□☆□☆,而许景口山最终理解了儿子□☆☆☆,找到并重口温了重温父子之情□☆☆□☆。李准将本部影片中的自然人格化□☆☆□,赋予自然伟大的口指口示意义□☆□。李准用长口篇幅的自然风口光描写☆□□□,交代出故事发生在口白雪皑皑的祁连山☆□□,一望口无际的绿色草原与碧空万里口的天空形成和谐的口风景□☆□□☆,主人公许灵均仰躺口在草地上☆☆☆□☆,耳边响起悠扬的古老草原口牧歌☆☆□□。此时此景□□☆☆,身为右派的许灵均似乎忘掉自己口的口忧愁□☆☆,将灵魂完全寄存于一片自然的怀抱□☆☆□□。影片还呈现了一个镜头:许灵均心灰意冷□☆☆□□,准备口躺在马槽里结束自己生命口的时候□□☆,一匹棕色的马慢慢地向许口灵均挪动过口来□□□☆,把头伸到他的口肩头□☆☆□,用温暖的鼻息轻轻抚慰着许灵均的灵魂□□☆☆。他抱住马头失声痛哭□☆□,而棕色口马却一点儿也不口害怕☆□□,甚至用它的鼻子轻轻嗅他的头☆☆☆□,爱惜口般地舔许灵均挂满泪痕的脸☆□□。经过口这样一个灵魂口的净化的过程□☆□□,许灵均重新燃起了生的渴望□☆☆☆。本部影片更是以口严峻☆☆□、深沉的笔触描绘了主人口公多年的命运□□□☆☆,从扭曲口的时代中挖掘出美□□□□□,从普通人身上迸射出真与善的光辉□☆☆☆。凝聚在主人口公命运中的伤痕与甜蜜☆☆□☆,痛苦口口与欢乐□☆□□,蕴含着口深刻的生活哲理□☆☆。从影片中□□□,我们更口能发口现劳口口动者质朴☆□□☆□、纯真的感情口与恢弘瑰丽的草原生活图景相交融☆□□☆□,抒发了对祖国对民族的深情☆□□□。 作者:王红玉口【参口考文献】[1] 口杨明生.文学作品语言风格[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口哲学社会科学版)□☆☆□☆,1980□□□☆□,02.[2] 金立群.论《喧嚣与狂怒》的文体风格[J口].外语教学与研究☆□□□,1980☆☆□,03.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准电影文学作品的艺术特征分析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