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角度解读谭恩美的

  关于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角度解读谭恩美的“喜福会”的论文口论文摘要:谭恩美是当今美国文口坛颇为引人瞩目的一位华裔女作家□☆☆□☆。她的处女作“喜福会”由16个相互交织的小故事组成☆□☆□,表现了移民美国的四位中国母亲和她们各自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女儿们之间的关系和冲突□□☆☆□,透露出华裔在多重文化交织中的思想情感和生存状态□□□。 论文关键词:后殖民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谭恩美;“喜福会” 谭口恩美的成口口口名作“喜福会”刚一出版口口就引起了巨口大的轰动□□☆,曾经占据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达9个月之久□□□,并包括获得口全美图书奖□☆□□□,海湾地区小说评论奖等在内的多个重要奖项☆☆□。“喜福会”讲述了四位中国传统的母亲和他们各自在美国出生长口口大口的女口儿们口之间的冲突□☆□□☆,分别由十六个看似独立却内在联系紧密的小故事组成□☆□□。母亲们生在中国长在中国□☆□□☆,深受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影响☆☆□□□,讲着一口结结巴巴的洋泾浜英语;而女儿们生在美国口长在美国☆□☆□,接受的是地道的美国教育□☆☆,说着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崇尚口自由和个人主义□☆☆□。 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既是女权运动的产物□□☆☆☆,也是后殖口民主义理论的结果□□☆。它源于口主流女性主义批评☆□□☆□,但其独特的文化与种族语境又使它游离于主流女性主义批评☆□☆,具有自身的特色□☆☆□。它奉行的是一种社会一口历史批评☆☆☆,注重口研究各民族妇女作品的特殊性□□☆☆,妇女作家的传统和创作规律☆□☆,要求文学反映妇女的现状□☆□☆☆,重视文学的社会功能☆□☆□☆,强调文学作品及作者与社会☆☆□□,历史□☆□☆,种族☆☆☆,阶级之口间口的各种相互依存关系□□☆。 从总体上说来□□☆☆。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具有如下三个特征:对文化霸权的批口判;对殖民话语的分析;为非殖民化探口寻出路☆□☆。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在文化批判意识口和性别研究视角两方面克服了后殖民批评和女性主义批评的局限☆□□☆□,有助于推进第三世界妇女和少数族裔妇女反文化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非殖民化进程☆☆□☆□。WWw.11665.cOm 本文拟从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视角来解读谭恩口美口的成名口作“喜福会”□☆□,突出华裔妇女在重重口口压力下不口断口找寻和实现自口我的努力□□☆。 一□☆□☆、“喜福会”中处于文化口霸权统治下的母女们 后殖民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认口为:身份问题和主体问题都牵涉到主流话语对口第三世界妇女和少数族裔妇女家长式的□□☆,霸权式口的压制☆□☆☆。在后殖民批口评中☆☆□☆,对文化霸权□□☆,文化帝国主义的批判主要反映在赛义德口的“东方主义”中□☆☆。他提到:东方主义实质上是在口口口话语霸权运作中口对东方的歪曲和变口形☆☆☆,是西方强势文化对口东方弱势文化的支配与压制□☆☆□□。口然而□□☆,后殖民批评考察的对象主要是口被殖民者口中的男性☆☆☆,而忽口略了受双重压迫的殖口民地妇口女☆☆□□,因而存在着性别盲点□☆□。后殖民女性主义批评结合了后殖民批评的文化批判意识和女性主义批评的性别研究视角□☆☆,透过文学文本揭示造成殖民地妇女和口少数裔妇女受压抑的霸权话语体系☆☆□□。口☆口口☆口 口西方崇尚个人的权利自由和平等☆□□☆。一切有异于他们的文化体系与认同的材料都被认为是具有异国情调☆☆□□□,颇值得阅读的□□☆,在他们的视线下这样的作品才有更巨大的说服力□□☆,才更能证明他口们的文化优口势□☆□。谭恩美的“喜福会”刚出版便受到口追捧□☆□□☆,一连数月被刊登在纽口约时报畅销书一口栏中☆□☆☆□,并且获得了全美图书奖□□☆。海湾地区小说评论奖等口在内的几项口美国口重要奖项☆□□□□,这不能说与西方读口者的口味和偏好☆☆☆□□,以及西方文化口霸权不无关系☆☆□□。 1.在本土中国遭受性别和文化等口多重压迫的口母亲们☆☆□□☆。 谭恩美的小说“喜福会”由16个表面看上去各自独立而实口际上却紧密联系的小故事组成□☆□☆□。16个小故事大致口可以分为四个部分□☆☆,除了第口一和第四部分由母亲一代叙述以外□☆☆□,其他口的两个部分大致都口是由各自口女儿一代的当事人来叙述的☆□□□☆,涉及吴□☆□□,钟☆□☆,苏□☆☆,圣四口口个家口庭□□☆☆,7个口叙述口者□□☆。在母亲一代的叙述者的口口述中☆□☆☆,读者不难发现四位中国母亲在旧中国的悲口惨遭遇☆□☆☆□,这样的遭遇口无一例外都是受到性别和文化的多重压迫所造成的☆□☆□☆。 早在原始社口会末期☆☆□,在父系氏族公社口及其基层组织家长口制大家庭内□☆□☆□,中国父权家长制就口产生了☆☆□☆□,这种父权家长制在西周☆☆☆□□,秦汉时期得到了口口巩固和发展□□☆□☆。在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和董仲舒口口口的“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儒口家思想指口口口口导下□☆☆,进一步口得到强化□□□☆。中国父权家长制确立了男性对女性的口奴役和家长权☆☆☆☆。在旧中国☆☆☆□□,尽管男人口们口可以口有三妻四妾□☆□,但是女人必须从一而终的生活□☆☆☆,守妇道被口看成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有离经叛道口的事情口发生☆□☆,当事人多数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在谭口恩美的小说“喜福会”中☆□☆☆□,许安梅口在她~l口iltj,的时候就口口口失口去了父口亲☆☆□☆☆,她和奶奶□☆□□☆,母亲以及叔叔婶婶住在一起□☆□。可是由于后来母亲被吴姓商人所强暴并纳妾☆□☆,母亲在安梅的口奶奶叔叔婶婶口的口口中口的形口象便完全变化了☆□☆□□,成了教育安梅的反面典型☆☆☆□,甚至都口不口屑提及□☆□□☆,即使在奶奶口口病重时□□☆□,安梅的母亲从自己的身上割下一块肉做口药引都没有得到婆家人的最终谅解□☆☆□。但是在吴家因为自己不口是正室□☆□,所以也不得不看人家眼色行事☆□□□☆,复杂的口家庭口关口系以及卑微的身份地位口最终导致安梅母亲的服毒身亡☆☆□☆。 除口了女性口的“从一而终”之外□□☆□□,童养媳也是旧中国父权家长制的一个口产物□□☆☆□。在很小的时候□☆□,下一代的婚姻大事便没有经过当事口人的许可就由父母代办了☆☆□□□。无论长大了对方的品行如何都必须按照小的时候的安排来完成婚姻大事□☆□□☆。在谭恩美的口小说“喜福会”中□☆□☆,钟琳达的口身世便很口典型☆☆☆。在她还只有两岁大小的时候□☆☆☆☆,家人便给她选口好了婆家☆□☆。后来由于家乡发洪水□☆☆□,在父母一家人迁往口无锡前□□☆□,未成年的她被送往口陌生的婆家去面口对婆婆的训斥☆☆☆,比自己还小的丈夫的戏弄以及繁杂的家务劳动的重压□□☆□□。长大后她就得拜堂成亲□☆☆□,为婆家生儿口育女□□☆□□。到了婆家☆☆□,她对自己的小丈夫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好感□□☆□☆,更不要提什么口感情了☆□☆☆,即使在结口婚口后□☆□,因为丈夫的性无能□☆☆☆☆,她也不口能完成自己做口女人的心愿☆□☆。 在旧口中国☆□□☆□,无论口你口是口出身口高贵还是贫寒☆☆□,只要你是女口人就一定摆脱不了父权的影响和辐射□☆☆。如果说安梅的母亲和钟琳达还不算名门之后尚可以被父权家长制所左右的话□□☆□,那么映映的确是出口身高贵□□☆□☆,家底殷实☆☆□☆☆。可是她也没有口能摆脱旧中国父口权夫权制度的口影响和辐射□☆☆□,在婚后才口发现自己丈夫的无赖行径☆☆□☆☆。 2.在异乡美国遭遇文化霸权压口迫的母亲们□□□。 “旧中国口口的苦口难”并没有成为母亲一代屈服的因口素□□☆□,反而成为她们抗击命运的伟大力量☆□□☆☆。母亲们纷纷以不同的方式同命运抗争□□☆☆☆,试图摆脱旧文口化的束缚☆☆□☆□,前往美国寻求新生□☆☆。可是在新世界里她们却无法抗拒西方文化霸权的影响□☆☆□,美国永远成为一个梦开始口的地方而不是实现的地方□☆☆☆。 母爱口女口孝是父口子伦理的变体□☆□☆□,是传统文口化中儒家家庭伦.口口理最重要的口属性之一☆☆☆□☆。经历了旧中国苦难的母亲们在美国几乎是一变而成旧传统遮蔽下的文化中国的化身□☆□☆☆,这种转变是那么的自然口而然□☆☆☆□,但是在美国生长的女儿们口无疑是西方文口化价值的化身□☆□□☆,她们口很难完全理解“旧中口国的苦难”对于已身在美国口的母亲口们的意义☆☆☆☆□,在她们看来☆☆□☆□,母亲总是因循守旧☆☆□□□,奇特古口怪口和不可理解的☆□☆☆☆。在文化的口天平上☆□☆☆☆,一头是代表中国口传统文化价值观的母口亲们□☆□☆,口☆口口☆口而另口一头则是代表西方价值观的女儿们□☆□☆☆,在西方文化霸权下母亲们的传口统文化价口值显得那么的落后与不口堪一击☆☆□☆□。对于母亲而言☆□☆□,女儿不是独立的☆☆□,而是她们意志的传承☆□☆,是代代相联的生命口的一环☆□☆□☆,是祖口先生命的延续☆□☆□☆。作为母亲他们口有责任和义务养育女儿□□☆☆,指导与约束女儿口的生活□□□☆,而女儿有责任和义务光宗耀祖□☆□,但是在美国长大的女儿们压根就对此观念不口屑一顾□☆☆。母亲看到女儿们在她们说中国话时的越来越不耐烦☆□☆,在她们用断断续续的英语解释事情时认为她们很愚蠢□☆☆□☆。她们口自身看口到的“喜”和“福”在她口们女口儿口们的意思是不一样的□☆☆,对这些封闭口的美国生的脑袋瓜来说“喜福”不是口一口个字□□☆☆,它不存在□□□☆☆。她们看到女儿们口会生下与口代代相传下来的希望无关的孙子辈☆□□☆。旧母亲们一直在努力按照自己传统的文化价值观念来爱自己的女儿☆☆□,在各个方面提供自己“过来人”的经验☆□☆□,完成她口们的口人生口使口命☆☆☆,但是女儿们则拼命的逃离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念□□□□☆,希望自己能尽陕的彻底地融人美国主流社会☆□☆☆,成为一个地道的美国人☆□□。在美国文口化霸权下☆☆□☆☆,深受其影响的女儿一代们和母亲之间永远冲突不断☆☆□,在学习的口培养方式上☆□□□☆,在日常生口活的习惯中□☆☆,在人生婚姻道路的选择中□□☆□☆,母亲一代口都显得那样的软弱无力□☆□。

  3.在本土美国被西方文化口霸权“边缘化”了的女儿口口们☆□☆□。 “喜福会”中的口女儿们都口生在美国长口在口美国☆☆□□,口☆口口☆口口一直受到美国文化的影响☆□□,一直接口口受着美国知识的灌输□☆☆☆,在他们的心中一直认为美国才是他们的祖国☆□☆□,对于在家庭里的母亲一代们的口中所屡次被提到的中国和中国的一切□☆□☆,那些都显得遥口远而陌口生□□☆☆。他们竭尽一切努口力想摆脱华人的身份成为一个地道的美国人□□☆。他们主动疏离自己的母亲及其中华文化背景□☆☆☆□,努力地口融人西方主流社会☆□☆□。但是口要从祖先口的身份中分裂出来□☆☆□☆,对于那些文化背景完全两样的年轻姑娘们来说显得格外复杂☆□☆。著名的华裔评口论家林英敏女士曾经指出:“少数族裔子女疏离父/母亲不仅表现在拒绝接受家庭中占统治地位的文化□☆☆,而且还表现在拒绝父母亲的严格管束上☆☆☆□☆。”哦孓管书中的女儿们也口深受西方文化霸权之苦□□□☆☆,但为了独口立□☆□☆☆,为了挣口脱母亲的束缚□□□□☆,却又站在西方文化一边☆☆☆,来反抗向她们灌输中国文化的母口亲口们□☆□。她们似乎不愿听从母亲们的人生教诲☆☆□,一直按照美国口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来打理自己的生活☆□☆,虽然都有个白人丈夫□□☆,虽然都对口美国生活了如指掌☆☆☆,虽然对中华文化背景离得那口口么遥远☆□☆☆,虽然他口们口已口经没有任何语言上的障碍☆☆□☆□,没有任何文化上的隔膜可是在实际的生活中他们还是无情的被撞得头破血口流□☆☆☆☆,在西方人的眼中她们口依然是“他者”☆□☆,依然被排斥在美口口国主流文化之口外□☆□☆☆。他们在新的世界中被西方文化霸权彻底的口边缘化了☆☆☆□☆。 二□□☆☆、“喜福会”中处于殖民话语控制下的母女们 文化霸权在口文化☆☆□□,文学层面上表现为一种口殖民者对被殖民者的话语霸权□☆□□☆。通过话语□☆□,殖民者不仅改写歪口曲殖民地妇女口的历史☆□□☆,而且口完全剥夺了他们的言说权利☆□□□,成为了工具性的课题和空洞的能指□□□☆☆。在“喜福会”中□☆☆,母亲们无一例口外都口不能很好地掌握和使用英口语☆□☆□☆,这便阻碍了她们与华裔生活圈外的世界的交流□□□☆,也妨碍了她们与自己女儿的口沟通☆☆□,客观造成了她们固守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在向不懂中文的女儿们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经口验时显得那么的力不从心☆☆☆☆。处于西方殖民话语控制下的母亲们基本处于“失语”状态☆□☆☆。 晶妹常口常抱怨她与母口亲之口间难以沟通☆□□☆。“我和我母亲从口来就不能完口全理解对方的意思☆□☆。只好互相转换口对方的话☆□☆,但是好像她的话我听得懂的少□☆□☆□,而我的话她口听得懂的多□☆☆□。”(tan☆☆□。1989:37)晶口妹认为母亲的话经口常是口文不对题□☆□☆,答非所问□☆☆□☆,令她难口以捉口摸□□□☆。一次☆□☆,她将自己在大学口里与几个犹太人打麻将的事讲给口口母亲听□☆☆☆,并好奇地问中国麻将与犹太麻将有什么区别☆☆☆□,母亲马上用很不流畅的英语解释道:“犹太人打麻将□□☆,他们只口想自己的牌☆□☆,光用眼睛……”“而中国人打口麻将□□☆,”她马口口口上又说起了中口口口口文□☆☆,“必须用脑口袋☆□☆,用心计□☆☆□。你必须注意观察别人打出来的口牌□☆□,而且口要口熟记于心□☆□。如果打不口好☆☆☆□,那就像犹太口人玩麻将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根本没口有口策略”☆□□□□。母亲的解释使口得晶妹觉得母女俩在说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的确☆☆□☆□,语言成为母女俩沟通的障碍□☆☆☆。母亲大多数情况下只说中文☆□□,偶尔才说口些英文☆☆□☆,而且回答口问题也非常地模糊☆☆□□。作为母亲那一代人☆☆□□,汉语是她们保持自己文化的最好的工具☆□□,借助它□□□☆☆,她们就能得心口应手地表达自己口的思想;有了它☆☆□,就不会忘记自己的根☆□□。所以☆☆☆☆□,家是她们传承口祖先思口想☆□□□☆、传统口文化口的最好的口场所☆☆☆□☆。她们要利用这个阵地来影响☆□□☆□、教育口自口己的后代□□☆☆☆,语言口自然是她们坚守的工具☆□□☆。但是□☆□,在女儿口们眼里☆□□□,英语才是“自己的”语言□☆☆☆,才是体现她们口口口的身份☆□□□□、融入主流文化之中的桥口梁☆□□。可是仅仅掌握了语言□□☆,女儿一代们仍然不能为主流社会所接受☆☆☆□□,依然成为西方殖民口口语言下的失语者□☆□。 三☆☆□、中国寻根□☆☆□□,探寻自己非殖民化的出路 在小说的最后☆□☆□□,晶妹为了了却她母亲的生前夙愿□□☆☆□,最终决定回大陆探望当年逃难时丢失的□□☆,她从未口谋面的姐姐□☆☆□。“中国寻根”这一细节有着深刻的含口义□☆☆□。首先☆☆☆□☆,它是对非殖民化出路的一种探寻□☆☆☆。在西方霸权文化口和殖民话语双重控制下□□☆,尽管母亲们尚能用自己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念来维系自己的文化身份是一直使用英语这一口殖民话语并持有西方价值观的女儿们□☆☆□☆,虽然付出了种种努力试图通过择业择偶等各种方式尽快并完全的融入西方主流社会中☆☆□☆,却始终口被拒之门外□☆☆☆☆。通过中国口寻口根□☆□☆,女儿们不但可以确立口自己真实的文化身份□☆□,摆脱“殖民”身份□☆☆□,而且可以找回人生口力口量☆□☆☆,当在美国生活工作中如遇到挫折是回藉此口而有望更加坚强☆□☆。此外☆□□□□,正如林英敏借用美国黑人作家口alicewalker的说法将口寻根主题比喻为“寻找母亲的后花园”一样□□☆,晶妹的口中国寻口根也暗示了女儿对母亲的理解□□□,向着母亲口回归□☆☆□☆,母女之间的隔膜似口乎已经找到口了逐渐消除之道□☆□。 四.结语口 尽管在谭恩美的成名作小说“喜福会”中□□☆,华裔妇女无论是母亲们还是在美国土口生土长的女儿们□☆□□□,也无论是在故国家园还是在异国口他乡□☆☆□,都受到文化霸权和殖口民话语的迫害和压制□☆☆,但是她们口似乎都没有因为困口难艰苦而口磨灭自己的意志☆□☆☆,在生活中她们不断努力的找寻口自我和实现自我□☆□,探索着非殖民化的出路□□☆。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后殖民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角度解读谭恩美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