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从课时分配看 中国古代文学 的教学的论文口

  探析从课时分配看 中国古代文学 的教学的论文论文关键词:中国古代文学课时分配教学 论文摘要:《中国古代文学》课程包含《中国文学史》与《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两门基础必修课和一系列选口修课☆□☆□,是中文系排名第一的主干课程☆☆☆□□。但和丰富的教学内容相比☆☆□□,《古代文学》课时却被严重口压缩☆☆□☆,在教学中☆☆□□,教师口必须合理分配《文学史》与《作品选》的讲解时间□☆□☆、各段之间的教学时间及各种文体之间的教学时间☆☆☆□□,争取在有限的课时内☆□□☆,尽量完整和合理地讲授出文学史和经典的文学作品☆□□。 《中国古代文学》课程包含《中国文口学史》与《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两门基础必修课和一系列选修课□☆□□。不计选口修课□☆☆☆□,单从《文学史口》和《作品选》来看□□☆□,《古代文学》课程在整个高校中文系也是属于重中口之重的专业课☆□□□□。以广西师范大学文学口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课程设置为例☆☆☆□,在诸多专业课程之中□☆□☆,《古代文学史口》和《现代文学口史》☆☆□☆☆、《当代文学史》☆☆☆、《文学概论》等七门课程被定为专业主干(核心)课程☆☆□☆。而从学分和课时口设置来看☆☆□☆☆,古代文学凭借16学分☆☆□□□、288学时的权重☆□□☆□,远超排名第二的《古代汉语》和《外国文学史口》[1]☆☆□□,成为名副其实口的中文系第一主口干课□☆☆□☆。但和古代文学大口量口的教学内容相比□□☆,排名第一的288学时仍然显得捉襟见肘□☆☆。从先秦到明清近代☆□□,数千年的文学史和汗牛充栋的优秀文学作品□☆☆□☆,远非288个学口时所能讲毕□□□。在此情形下☆☆□,古代文学的教学想要面面俱到□☆□□,既无必要□☆☆☆,也无可能☆☆□□。且大多数高口校口在《文学史》和《作品选》之外☆□☆,还开设有多门选口修课□□☆,由古代文学任课教师结合自身的学术专长☆☆□□,对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作品及专门文体进口行讲解☆☆□,开设了诸如《诗经》☆☆□□□、《楚辞》□□☆☆、《史记》☆□☆☆□、“唐诗”☆☆□□□、“宋词”等选修课□□□,以之口口辅口助《口文口口学史》和口《作口品选》的口口教学□☆☆□□。口☆口口☆口WWw.11665.CoM故此☆☆□□,《文口学史》和《作品选》的讲授内容须突出教学的重难点□□☆☆,而无需口面面俱到☆□☆。从课时分口配口来看☆□☆□,一般在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段和唐宋文学段分配学时较多□☆☆□□,元明清口段分配较少☆□□□□。讲授内容主要以作家介绍□☆□☆☆、作品艺术风格的分析□☆☆□、文学现象☆□□☆☆、文学史口口流派☆□☆、文学理论☆□☆□☆、文体衍生变异等为口主□□□☆□。 具口体来口看☆□□☆□,中国古代文学课程是合《中国文学史》与《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为口一体的课程:“史”是对文学发展脉口络的叙述☆□☆☆,“作品”则是《中国古代文学》课程作为文口学口课的落脚点□□□□☆。大致说来☆☆□,《中国口古代文学》口课程的教学时间□□☆☆□,一般是平分给《文学史》和《作品选》☆☆□□,二者各占一半□☆☆□。具体到某口口一阶段☆☆□,则会有一些出口入□□☆□。例如在讲授口元代文学时☆☆□,笔者口通过和学生的交流□□☆,发现只有极个别的学生会在课后阅读《作品选》中的戏曲作品□□☆,绝大多数学生口对元杂剧丝毫不感兴趣☆☆☆□□,也就没有自主地去阅读《口作品选口》□☆□☆□。因此在讲口授元代文学时☆□□,更需要教师在课堂上多讲作品☆☆□□。在中国古代文学诸种文体之种☆☆□□,学生最感口兴口趣的是诗词☆□☆□。最为典型的便是唐诗宋词中的一些名篇☆□□☆□,有些篇目是学生口在小学□☆☆、中学的语文口课堂口上就学习过的☆☆☆□,甚至有些作品在孩子入学之前☆☆□☆,便被家长拿口来作为启蒙读物来教授孩子□□□□。因此□☆□,学生对口这些作品口熟悉☆□□、有感情□□□。而先秦段如《口诗经》□☆☆☆、《楚辞口》等作品☆☆□☆,因时代久远☆□□,文字艰涩□☆☆□□,学生阅读时有较大难度☆□☆☆,对其熟悉程度自然不能与唐宋口段相比□□□。而元明清口口段虽口然阅读难度降低☆☆□☆□,但学生的阅读兴趣与唐☆□□□、宋段相比□☆☆□,也大为口口降低☆□☆□,这既因学生对戏曲的兴趣没有诗□□☆、词那么高☆☆☆□,同时口也因口为有“一代之文学”之称的明清长篇小说☆☆☆☆,篇幅较大□☆☆□。大学生的课后时间多花在对英语□☆□☆、计算口口机等科目考级☆☆☆□☆、考证的准口备口上□☆□,他们不口太愿意花过多时间去阅读长篇小说□☆□□。对于口作品的陌生☆□☆,使得一些学生在考试答卷口时□□☆□☆,只能空谈一些通过死记硬背得来的文学口史概念☆□□□□、常识☆□□□☆,而不能通过口口具体的作口品来加以印证□☆☆。因此在教授先口秦□□☆□、元明口清段文学时☆□☆□,作品的讲解便显口得尤为口重要☆□□,教学时间的分口配上☆☆□☆,也要适口当倾斜于《作品选》□☆□☆□,让学生通过对具体作品的阅读□□□☆☆,找寻自己的感悟☆□☆,而不是仅仅止于被动地接受文学史教材所提供的结论□□☆☆□。口☆口口☆口对于中学教口材已选的一些篇目☆□☆☆,不能因为学生已经学过□□☆,便一笔带过;恰恰相反□□☆,对于大多数将来要走向中学讲台的高师学生来说□☆□,此类篇目口更需要精讲□☆☆☆□、细讲□☆☆。对一些重要的篇目☆□□☆,最好是要求学生背口诵☆☆□□☆。事实证明☆□□,这一看似口落后的教学要求☆□□,却最能有效地提升学生的文学修养☆□☆□☆。“读书口百口遍而口义口口自见”的道理在今天并不过时□☆□☆。

  文学史的教学内容☆☆☆☆,大多数高校是按照从口先秦到明清近代的时间顺序讲授□☆□。这种口做法易于把握每段文学的总体风貌☆☆□□☆,但也容易遮蔽文体发生□□□☆□、演变口的历史□□☆。在按段教学的同时☆☆□□□,一定要注意突出口文体发生□□□、发展☆□□、演变的历口史□☆□☆□。李炳海先生指出:“文学史教学的重要任口务是使学生对中国古代文学有一个全面的把握□□☆,在知识上具口有系统性☆☆□。不仅如此□☆☆☆,这门教学还要有一定的深度□☆☆☆□,对于相关口的文学现象☆□□☆,不但口要知其然☆□☆,而且要知其所以口然□□☆☆。具体落实到文体上☆□□□☆,就是不仅要知道某种文体的生成根据☆☆☆□☆、发展演变☆☆□☆☆,而且口口要了解文体名口称的由来☆□☆□☆。而对于文体名称进行追本溯源□□□□,正是文学史教学和研究的薄弱环节□☆□☆。”[2]以时间顺序进行口教学□□☆☆,并无不可☆☆□☆,但要有意识地口口突出文体的变迁☆□□☆。比如□☆□,在讲口授到唐代近体诗时☆☆□,要对历代诗体口的发展作一综述☆□☆□□,让学生了解《诗经》□☆□☆☆、《楚辞》□☆☆、汉魏古诗☆□□、齐梁新体诗以来的诗口体演变轨迹□☆□☆☆,从而更好地理解唐代近体诗在诗歌口史上的地位□□☆□☆。又如☆☆□,在讲授口口元杂剧之前☆□☆,应对中国戏曲的发展□☆□☆、成熟作一系统介口绍☆☆□,将中国戏曲成熟之前的诸种艺术形式如原始社会歌舞□□☆☆、春秋战国的优伶伎艺□☆☆☆、秦汉百戏☆□☆、南北朝“代面”等歌舞戏□☆□☆☆、唐参军戏☆□□☆、宋杂剧☆□☆、金院本□☆□☆□、诸宫调等略口口作介绍□☆□☆☆,指出以上艺术形式可以归纳为说唱艺术□☆□、歌舞戏□☆☆☆、滑稽戏口三类□☆☆□□,而元杂剧正是在综合这三类艺术形式的基础之上口发展而来的□☆□。 另外□□☆,教师口还应注意对教学口内容的更新□☆□□□,关注学术界最新动态□☆☆,及时将学界已经有定论的新成果加以吸收□□☆☆☆,不能一本讲义用数口十年而不变☆☆□。比如☆□☆□□,袁行霈先生主编《中国文学史》第四卷☆☆□☆□,在介绍口清代小说家吴敬梓的著述时□☆☆□,说:“至于程晋芳在《文木口先生传》中说还有‘《诗说》口若干卷’□□□,可惜已口口失传☆□□,只能从前人的诗文和《儒林外史》中看到只言片语☆☆□□☆。”[3]1999年□□☆☆☆,失传已久的《诗说》被复旦大学学者周兴陆于上海口图书馆发现[4]□☆□☆,口☆口口☆口这自然可以修正文口学口史教材的旧说☆□□☆。又如☆☆□,《寒花葬志》是明口代归有光的散文名篇□□□☆□,还被选入了中学语文教材☆□☆☆,但今天我们所见的版口本实口为删节本□□☆☆☆,删节本把寒花当做归有口光普口通的侍女□□□,遮蔽了她为归有光之妾的事实☆□□。复旦大学邬国平教授从上海图书馆所藏《归震川先生未刻稿》中找到足本《寒花葬志》[5]☆□☆,补出今本所无的“生女如兰”等重要口内容□☆☆☆□,这就颠覆了对《寒花葬志》的传统认识□☆☆□。在《作品选》教学时显然也要将此成果及口时加以吸收□☆□□□,对《寒花葬志》进行新的也是正确的解读☆□☆□。如此教学☆☆□☆,既能传授口学生最新的知识内容□☆□,也能调动口学生的兴趣☆□□□☆,引导他们口进行研究型学口习□☆□☆☆。 注释: [口1]古代口汉口语和《外国文口口学口史》均为7学分□☆□,126学时□□□□,见htt口p://www.cllc.gxnu.edu.cn/wwwroot口/jdnews口口vie口w.asp?id=733□☆□,2010年12月12日☆☆□。 [2]李炳海:《关于中国口古代文体的思索》□☆☆□,学术交流□□□☆□,2010年□☆□☆☆,第7期□□□。 [3]袁行霈主编□☆☆,黄霖☆☆□☆☆,袁世硕☆□☆☆,孙静本卷主编:《中国口文学史》(第四卷)☆□□,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368页□□□☆☆。 [4]口周兴口口陆:《吴敬梓失传著作<诗说&口gt;在上海口发现》☆☆☆☆□,光明日报☆☆☆□,1999年6月口24日□□☆。 [5]邬国平:《如兰的母亲是谁?——归有光<女如兰圹志>☆□☆□□、<寒花葬口志>本事及文献口》□☆☆□☆,文艺研究□□□,2007年☆☆□☆,第6期□☆☆。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探析从课时分配看 中国古代文学 的教学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