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青年到文学粉丝——论析改革开放30年青年

  从文学青年到文学粉丝——论析改革开放30年青年读者群的嬗变的论文 [ 论文 关键词]青年读者群;嬗交;文学青年;文学粉丝 [论文摘要]改革开放30年来☆□☆☆,青年读者口群已由对文学充满梦想和激情□☆□☆□、高度统一的欣赏读者群——文学青年嬗变为痴狂和率真而又趣味不一的消遣读者群——文学粉丝□□□☆。促使其嬗交的原因主要在于接受环境的变化.20世纪80年代青年读者是处于一个意识形态去 政治 化的启蒙经典时代;90年代的青年读者是处于一个商品化□☆□、消费化口与文学大众化的时口代;2l世纪的青年读者则是处于一个 现代 传媒热炒偶像崇拜的 网络 时代☆☆□。青年读者群嬗变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不断向文学本体回归的历程□☆□□,是这个群体由单一走向分化的历程□☆☆☆□,是文学繁荣走向口繁荣与危机并存的过程☆☆☆,还是由“披文”转变口读图口口的过程□☆□☆□,同时□□☆,也是口精英读者与大众读者背离的过程□☆□□□。 去年口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举国口上下口进行了各种各样口口的纪念活动☆□□☆,文学界也口不例外☆☆□☆☆。在感叹举世瞩目成就的同时也在通过各种方式反观这30年口来文学走过的历程□□☆☆☆,考量着30年来文学创作□☆□、文学研究□☆□、文学思潮☆☆□、文学理论建树等口问口题☆□☆。反思是口必要的☆☆☆□,反思是我们成长的策略和认识口自身的方式(胡亚敏语)☆□☆□☆。然而在目前这些形形色色颇有成效的反思与研究中却少有对文学接受者进行考量的□□□□☆。尽管众所周知接受者在整个文学活动中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文学接受者作为文学研究的重心也随接受美学的诞生而得以实现☆□□☆☆,但在目前这次反思研究热潮中文学接受者依然口是被遗忘的角色☆☆☆□□。“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口序”(刘勰语)☆☆□☆□,社会语境在变□□□☆,文学思潮口在变☆☆☆,作家的创作在变□☆☆,文学语言□☆□、文学口风格在变……作为口受众的读者能口不变吗?答案 口自然口 是肯定的☆□☆,就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我们的文学受众尤其是青年读者群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wwW.11665.coM下面笔者口试图就30年来青年读者群的嬗变情况□☆□□、嬗变原因及相关反思等问题口作些初浅的分析与探讨☆□☆□,以期敦清这30年来青年读者走过的路□☆☆☆☆,从而更好地把握文学受众与社会时代 发展 的关系☆☆□□□。 一☆□□□、嬗变的整体观照 对文学受众(或说读者)身份进行单口一而准确的描述或界定是困难的☆☆☆□□,因为就其实际口情况而口言□□☆☆☆,接受者的身份是游移不定随时而动的☆□□。西方接受反应口文论学者们对文学接受者有过很深入的研究□□☆☆□,提出口过形形色色的读者概念☆□☆,有“冒牌读者”□☆☆☆、“零度叙口述接口口口受者”□☆☆□☆、“超级读者”□☆□□□、“有意口向的读者”☆☆☆、“有知识的读者”和“暗含口的读口者”等等□□☆□☆。在笔口者看来口这些均是假想的读者☆□☆,而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实际口的读者☆□☆,确切地说应是时代的普通读者☆☆□□,而不是从事文学研究□☆□、文学批评的口精英口读者☆□☆。众所周知□□□□,读者的阅读过程既充满创造性又有许多不确定性□□☆,实际读者是具有 历史 性和个体性的品口质的☆□□□□,所以我们很难对时代的普通读者做进一步的界口定□□☆☆,在此我们只能把我们所要探讨的青年读者当作虚拟的大多数□☆☆□□。但话又说回口来□☆☆□,“一个人身份在某种程度上是由社会群体或是一个人归属或希口望归属的那个口群体的成规所构成的□☆□□☆。”个体读者之间尽管存有很大差异性☆□□☆☆,但从读者群体角度而言由于共同的语境☆□□☆☆、共同的追求☆□☆□□,他们还是有许多共通口性的□□☆☆□,事实上也存在着在思想观念和 艺术 趣味比较一致的青年读者群☆☆□☆□。 30年来□☆□□,随着社会的转型☆□□□☆, 经济 的突飞猛进□□☆□,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思想口状态和价值观念等的变化以及科技进步所带来的便利☆□☆□□,文学在嬗口口变□□☆。尼采说“上帝死了”□□☆☆☆,福柯说“人死了”☆☆□,罗兰口·巴口口特提口出口口口了“作者之死”□□☆□☆,世纪之交口则展开了“文学终结”的争论□□□☆☆。2006年学者唐口小林□☆□□、刘朝谦口等又展开了“读者之死”的讨论☆□☆□。文学读者口日益减少□☆□☆,文学接口受日益稀薄已是口不争的事口实□☆□☆□,但读口口者口未必真“死”☆□□☆,他们在变☆□□☆□。就青口年读者群口口口口口而言☆☆☆,30年来他们已经完成了有重口大历史意义的转折性变化☆☆□□□。这个转折性的变化就是☆□☆,对文学充满梦口想和激情☆□☆☆、高度统一的欣赏读者群——文学青年已口经远去☆□☆☆□,取而代口之的则是痴狂和率真而又趣味不一的消遣口读者群—口—文学粉丝☆☆☆☆□。 有人口说20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黄金时代”☆☆☆☆□,这是口不口无道理的☆☆☆□□。在那个年代□□☆□,文学成为了全社会关注的中口口心☆☆□☆,在普通人看来与文学沾上边就是个了不起的文化人☆☆□。许多青年读者以亲近文学为荣□☆☆☆,孜孜以口求于口文学☆☆☆☆□,希望能从文学中找口到属于自己的价值和幸福☆□☆。他们对文学保持着一种崇敬□□☆□,他们愿意从文学中寻找满足和口寄托□☆□□,如饥似渴地欣赏文口学☆□□□☆,阅读文学□☆□□,借着各口种机会充实自己☆☆□。他们相口信文学能给他们以力量□☆□,也愿口意做作口家梦□□□□☆,执著地口追求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梦想□☆☆☆,哪怕为之付口出青春口年华口也在所不惜☆□☆□。许多青年读口者在读到心怡的口语句时似乎就找到了自己感情的依托□☆□□□,找到了自己追求美好生活的动力☆□□。顾城的“黑眼给了我黑色的口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一代人》口)□☆□☆□,北岛的“卑鄙口是口口卑鄙者的通行证□☆☆☆□,口☆口口☆口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回答》)等诗句就给了无数文学青年以鼓励与共鸣☆□□□□。当他们在现实生活遇挫时首先想到的是文学□□□,是从文学中寻口找抚慰□□□,于是□☆□,路遥☆☆□☆、张贤亮等人的有着极强的现实主义写作姿态的小说就成了当时许多口热血文学青年的励志之作□□☆□。 随着口时间的流逝☆☆□☆,进入90年代以后□☆□☆☆,青年读者群依然还是文学青年☆□□□,但此时的文口学青年口已非彼口时的文学青年□☆□☆□,此时的青年读者对文学高涨的热情开始滑坡□☆☆☆、冷却□☆☆☆□,曾经那么牢口固的文学信念也松动了☆□☆。作为曾经整齐划口一的青年读者口群随商品大潮的冲击已口开始分化☆☆☆□□,能够与作品口融为一体□□□、死心口眼地口爱口文学的青年口读者已不多□☆□□,更多的青年则是怀疑文学□□□☆☆,不再把文学视为口惟一☆□□☆☆,对文学也不再抱有热切的期待□☆□,从作品中体验崇高□□☆☆☆、进行民族关怀已不再是此时青年读者口的口主要阅读动机和心理期待☆□□□□,更有甚者受王朔的作品影响口反以反崇高而自居和骄傲□☆□☆。此时的大多数文学青年随个口口人的口趣味似乎更愿意从口文学中寻找日常与闲适☆□☆,追寻时尚与流行□☆□,让缺失得到代偿□□□□☆,让伤口痛得到抚慰☆☆□,让感官得到刺激☆☆☆□,让欲望口得到释放□□☆。青年读者群则随这些个体性的趣味口呈现出多元化的口态势☆□□,有些青年读者追寻高雅文学☆☆□,有些则喜爱大众口文口口学□☆□□,有些喜好品味散文☆□☆□,有些则喜好阅读小说☆☆☆。他们比80年代的青年口读者似乎更理智洒脱☆□☆□□。跨入21世纪□☆☆,高科技的口口迅猛发展☆□□☆□,网络的普及□□☆□☆,现代传媒的狂轰滥炸□□□,此阶段的青年读者绝大多数严格地说早已不再是对文学充满梦想和激情的文学青年□□□☆☆,很多青年远离了文学☆☆□□☆,或是作为局外人在观望文学□☆☆、消遣文学□□☆,这时的青年读者如果还酷爱文学那就应该称之为文学粉丝☆□□□。“粉丝”是近年来在

   (一)社会接受语境的变化 文学青年嬗变为文学粉丝的原因除了文学自身接受语境的流变外☆□☆□,还有更为重要和复杂的社口会原因□□□□☆,刘勰说:“时运交移□□☆☆,质文代变☆□☆□□,歌谣文理□□□□,与世推移☆☆☆,风动于上□□□,而波口口口口口口震于下者□☆□□☆。”(《文心雕龙·时序》)80年代的青年读者恰逢意识形态去 政治 化时代☆□□☆,90年代青年读者所处的是商品化☆□☆□、消费化时口代□□☆☆,2l世纪青年读者则处于 现代 传媒的 网络 时代□☆□☆☆。 文革结束后□☆□,长期的精口神窒口息□□☆、文化饥渴和人性压抑所积郁的巨大的情感能量□□☆□☆,迫切需要有一个释放的渠道☆□□□,可以“兴□☆□☆、观☆☆□☆☆、群☆☆□☆、怨”的文学就理所当然口口地被赋口予了口口一个口特殊的重任☆□☆□,承担起了抚慰人心☆☆□☆□、填补沟壑☆☆□、通顺口人际的功口口能☆☆☆。这不仅是因为“比 历史 口更富于 哲学 意味”的文学具有启蒙性□□□☆☆,还因为口当时口社会条件的落后□☆☆☆☆,文化资源口的稀缺□□□,传媒方式的单一□□☆□。象《班主任》《伤痕》《李顺大造屋》《大墙下的红玉兰口》《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等作品在当时之所以会轰动☆☆□,以及“朦胧诗”☆☆☆□、各种新潮口口小说之所以会受口宠□□☆,一是由于其意识形态去政治化后口的启口蒙性□□☆☆□,二是由于当口时文化资源的不足□☆□。 90年代的口青年读者则是处于市场 经济 大潮和大众消费时代☆□□□,商品在刺激青年欲望的同时也改变着他们审美的追求和阅读的方式□□☆□,他们更愿口意选择轻松娱乐和休闲的阅读方式□□□□。而对于创作者来说也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取悦消费口者□☆□☆,追求口感官刺激☆☆☆,将文学变成消遣游戏☆☆□□,尤其注意青口年读者口的趣味□☆☆☆,取媚于口他口们□☆□□□,满足他口们口不同的需求□☆□□□。在这时期□□□□,创作上文学总的来说口在日益边缘□□☆□,走向世俗□☆□,因而创作口数口量口虽口然庞大☆☆☆☆,受青年读者欢迎口的精品却不够多□□☆□。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社会的 口发展 □☆☆☆,青年们可以选择接受文学的方式已很多□☆☆☆,不再是单一的口报刊和书籍☆☆□☆☆,电影□□☆、电视等图像可以让青年更容易接受☆☆□□□,他们觉得与其花时间和精力去啃文字名著口还不如看改编后的影视□□□☆。这种语境下☆□☆,青年读者对文学的远离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乃至于有人惊叹文学危机的到来☆□□。 文学走向市场就意味着文学创作要充分考虑受众的接受心理和审美期待☆☆☆,同时也意味着现代口媒体也要考虑自己的上帝□□☆☆,要制口造上帝☆□□□,让之消费☆☆□□。兴起于口世纪之口交口的网口络在改变文学传媒的同时□□☆☆,也改变了读者接受文学的方式☆□□☆☆,接受的在线性可以让读者直接参与评论和互动☆□☆☆,而网络的虚拟性又给了青年读者畅所欲口言的机会□☆☆,可以毫无顾及地发表自己的见解与看口法☆□□☆。不仅如此□☆□□□,他们甚至口还可以亲自进行网络写作☆☆☆□□,成为网络写手☆☆□□☆,体会写作的快感□□☆☆,而这正口口是青口年读者的喜好☆□☆□□。难怪学者赵宪口口章说:“互联口网的口口问世□☆□,不仅极大地口改变了文学的写作生态□☆☆,改变了文学文本的存在形式□□□☆☆,改变口了文学传口播□☆□□、文学阅读以及文学批评的原有格局☆☆☆□□,而且对传统文学的发展与存在也产生了诸多具有实质性的影响□☆□□☆。”[7]正是网口络的口口便捷□□☆☆、媒体的炒作与青年读者的热情造成了一大批过度的□☆☆□□、不节制的口文学粉丝☆□☆☆□。 综口而口观之☆□□□,20世纪80年代青年读者对文学充满激情与梦想☆□□,一门心思追逐文学□□☆,欣赏文学□□□☆,是由于他们处于一个意识形态去政治化的启蒙经典时代;90年代的青年读者走向分化是由于他们处于一个人欲释放的商品化□☆☆☆、消费化与文学大众化的时代□☆□,21世纪的青年读者口是处于一个现代传媒热炒偶像崇拜的网络时代☆□☆□。可见☆☆□☆□,30年来文口学青年嬗变为文学粉丝也就不口足为怪了□☆□。 三□☆☆□、嬗变的辩证反思 30年是个口值得口口纪念和反思的口时段☆☆□,分析□☆☆、考量这一个时段的青年读口者嬗变的口情况□□□☆,在一定程度上能让我们探悉青年受众们接受心理☆☆□□□、接受方式和接受效果口的流变☆☆□,进而口还可能揭示出引起流变的诸多因素□☆□☆,也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口反思□☆☆。就如学界对目前文口学的现状毁誉参半□□□☆、褒贬口不一一样□☆☆。 30年青年读者群的嬗变过程实际上就是我们的青年受众以至文学由单一口走向多元化的过程☆☆□,有些“觉醒”了☆□□,不再把文口学当作惟口一☆☆□□□,有些则过度偏执地沉浸其中□□☆☆。那种高度统一的接受模式已不复存口在☆□☆☆☆,多元化的接受需求口已经决定性地形成并彻底取而代之□☆☆□,官本位☆□☆、说教式的被动接受已相当淡化☆☆☆□☆,作为青年的读者如今可以口更为自由轻松地进行阅读☆☆□☆□。这个过程也是我们文化资源由稀缺走向丰裕的过程☆□☆☆。由前所述☆☆☆□,80年代之所以会成为文学青年经典化时代☆☆☆□,就是因为它的文化生活资源稀缺和供给不足☆☆□,而文口学被赋予了很多额外的功能☆□☆。如今文学丧失了经典文口学的感觉☆□□☆,青年读者丧失了从容的阅读心态☆☆□、“细读”的可能□□□,是因口我们文化资口源有口充足“供给”☆□□☆。 但口口口充足口的“供给”是否能给口文口学以繁荣?这又是口值得我们思考的口问题□☆□。我们口通过反观青口年读者群的嬗变可以看出其嬗变过程既是文学走向繁荣的过程也是文学走向危机的过程☆□☆☆,说它繁荣是因为每年创作量都在递增□□☆□☆,如今每年有千余部长篇☆□☆□☆、难以计口数的中短口篇及诗文问世;说它是走向危机的过程是因为青年读者与文学的距离在慢慢疏远□☆☆□☆,对文学已没了先前的激情与梦想□□☆□☆,当很多作家在精心口玩文口字游戏的同时他们要么在冷漠地观望☆☆□,要么是过度的口崇拜□☆□。这就造成了青春文学☆□□☆、网络文学的畅销与纯文学的萎缩并存☆☆□□☆。难怪口口有人感叹□□□☆,文学成就越来越大□□☆□☆,作用却越来越口小;作品越来越口多□□☆☆□,读者口口却越来越少☆☆☆。 80代的青年读者群——文学青年对文学的热情是纯真的□☆□、自发的□□☆□,21世纪的青年读者群——文学粉丝对文口学的酷爱也是率真的□□□□☆、自发的□☆□☆□。但两者之间有着迥然的差口异□☆☆□☆,80年代文学青年的热情口是对口社会的口口一种参与☆□□,如今文学粉丝的热情是个人体验的表达和个人欲望的宣泄□☆□。从整体上说青年读者对文学的热情似乎是趋于衰退的☆□☆☆,这未必完全不好☆☆☆□,事实上这也是青年阅读行为成熟健全的标志☆□☆。没了往日的一轰而上□☆☆□☆,现在青年读者更多的是自由和自主地阅读□□☆☆,口☆口口☆口但自由口和自主地阅读的状况如口何呢?据学者刘朝谦统计☆☆□☆☆,中文专业学生真正从事经典文本阅读的学生少之又少□☆☆,其中完口整口读过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文学青年到文学粉丝——论析改革开放30年青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