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句类划分标准问题分析口☆口口☆口

  汉语句类划分标准问题分析

  牛云敏

  摘要:作为汉语语法薄弱环节的汉语句类研究□□□□☆,一直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句类是按句子的语气分出来口的类”这一说法☆□□☆,成为大多数口学者比较认口可的一种说法□□□☆。但是这种说法却存在着许多不妥的地方:首先□□☆□,它的可操作性口不强□☆☆☆□,容易使我们产生一种语调和语气☆□□☆☆、语气的表达口功能和句子的表达功能一一对应的错觉;其次□□☆☆,这种划分方法掩盖了汉口口语句子的丰富性;最后□☆□,这种汉语句类的划分本身就受到英语的影响□□□,并不符合汉语的实际情况☆☆□☆□。因此我们必须摆脱这种固有的汉语句类划分的思维定式□□☆☆□,重新找到符合汉语实际的汉语句类划分标准☆☆☆。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口键词:句类 语调 语气 表达功能 传统语法

  句子是语言的基本运用单位☆□□,是用于交际和表达思想的☆□□☆☆。由于句子不同于文字□□□☆、手势等辅助交际工具在交际时要受到载口体☆□☆□☆、工具□☆□、光线口等外在条件的口限口制□□□,因此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要想准确地表达思想□☆□□☆,大多数时候需要依靠句子□□□□☆。众所周知□□☆,作为句子研究项目重口口要分支之一的句类研究□☆□☆,在语法研究中占据重要的地口位☆□□☆□,所以我们必须口加以重视☆□☆☆。由于汉语句类研究比较口流行的方法及分类受到英语语法的影响☆☆□☆☆,但作为典型的孤立语的汉语不像英语那样有丰口富的形态标记☆□☆□□,所以目前的汉语句类研究方法必然会与汉语句子特点有诸多不适应的地方☆☆☆。因此☆□☆☆,汉语句类研究也一直被公认为是汉语语法中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大多数的汉语口语法研究者探究汉语语法问题时都会下意识地避开与汉语句类有关的问题☆□□□。由于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汉语句类研究便毫无疑问地成了汉语语法研究中的薄弱环节☆☆□□。汉语句类研究的鼻祖章士钊在《中等国文语法》中以语气为主□☆☆,将汉语句子分为命令句□□☆、感叹句□□☆☆☆、陈述句□□☆☆、疑问句□☆☆,这对口汉语句类研究来说是一个口良好的开端□□☆☆☆,然而☆☆☆□,后来的汉语句类研究大都没口能走出这种划分方法的怪口圈☆☆□☆□。而首先提出将汉语句子以语气为准绳分为四类的学者是何容□□□□,这是他在其著述《中国文法论》中的著名观点□☆☆。这种观点在口汉语句类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何容的首创之功不容小觑□☆☆□。从此“句子是按口语气分出来的类”一直是口被汉语语法界所认可的说法□□☆。20世口纪80年代□☆□☆☆,随着汉语语法口研究的进一步深入以及研究层面的扩口展□□☆,汉语语法研究界在汉语语法研究中区分了口口句法□□☆□☆、语义□□☆、语用三个平面的不同之处□□☆,在此基础上汉语句类的研究也有了进步□☆☆□,有些汉语语法研究的学者提口出与之前以语气为标准来分析汉语□□□☆、研究汉语句类不同的标准:以语用平面的语用价值或表达用途来划分句类□☆□□。提出这种标准的汉语语法研究学者所持的理由是□☆□,汉语毕竟不同于形态丰富的屈折语☆□☆□,不能按照之前受英语语法句类划分标准的“语气”标准来划口分汉语句类☆□☆□。这一标准的提出使汉语句类研究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打破口了以前的“语气”标准口的陈规□☆□□☆。然而☆☆□,大多数的汉语语法研究的学者们都没有给予这个说法太多的重视□☆☆。就目前的研究来看☆☆□,还是以语气为主要标准来研究句类的:“根据语用目的即句子的表达用途进行分类☆☆☆,也就是一般所说的句子口的语气的分类☆☆□☆☆,因为句子的语气反应了句子的语用的目的□☆☆□。”[1]

  以目前非常流行的现代汉语课本为例□☆☆☆□,胡裕口树提口出:“句子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按照句子的语口气☆□□,可以分为陈口述句□☆□☆☆、疑问句☆□☆、祈使句□☆☆□、感叹句□□☆☆☆,一般口称之口为句类☆☆□□。”[2]“句子的语气可以分口为陈述☆☆□□、疑问☆□☆□、祈使☆□□☆、感叹四种☆□☆。表达语气的主要手段是语调☆☆☆,其次是口语气词☆☆☆□。”[3]黄伯荣□□☆☆、廖序东认口为:“句类是根据全句语气分出来的类☆☆□□。”[4]这种看似一目口了口然的“四分法”其中却存在着诸口多不口妥之处□☆☆□□,本文将着重讨论这种不足之处以及造成这种缺陷的原口因☆☆□,以求为后来的划分标准做些铺垫□□□。

  一☆☆□☆、口☆口口☆口传统句类分类标准的不可操作性

  传口统的汉语句类☆□□☆☆,以语气为分类标准的分类方法缺乏可操作性☆☆□☆□。首先☆□□☆□,汉语语调是作为表达汉口语语气的主要方式而存在的☆☆□,汉语语气词则居于次要地位□☆☆□□。那么语调的定义又是口什么呢□☆☆□?它与什么相关呢□☆☆☆?首先我们口先来了解一下语调的定义:“语调是句子中必要的语气要素□☆☆□☆,可以向说话人传递某种语气信息□☆□☆,如陈述☆☆□□□、疑问□□☆☆、允许☆□☆□、可能等☆☆☆,语调口主要跟句子的音高口有关□☆☆☆,有一定的形式标志□☆□,这个形式标志在书面语中表现为句号和问号☆□☆☆。”[5]口口口在汉语中□☆□☆,一般陈述句的语调比较平缓□☆□☆□,没有明显的起口伏;疑问句中在没有疑问语气词的情况口下□□□,疑问句的句末语调一般口是上升的☆☆☆□,以问号口为形式标记☆☆□。由于目前比较通行的做法是以语气为准绳来区分句类□□□,语调又是表达语气的重要方式☆☆□□□,所以在实际操控中□□☆□☆,我们常常以语调为准绳来区分汉语句类□☆☆□□。汉语口句子中□☆□☆☆,口☆口口☆口语调的上升和下降有时也能起到判断句类的作用☆□□☆,比如说上升语调的句子一般会是疑问句□□□☆☆,但如果仅仅靠语调来判断句类☆□☆☆□,未免有些草率□□☆。而且前面的论述大致也给我们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语调和语气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即有什么口样的语调就有什么样的语气□☆☆□☆。其实语口调的覆盖面非常口广☆□□□☆,不同的语法学家对语调的分类也不同☆□□□。因此以语调为分类标准的可操作性不强☆□□☆□。即使我们依照口大多数语法家都同意的分类☆□☆□□,将汉语中的语调大致分为升调□☆□☆□、降调□☆☆☆、平调□☆☆□、曲调四种□☆□□,其中□□☆☆,“汉语的升调表口示‘反问☆☆☆☆□、疑问☆☆□、近义□☆☆☆、号召’等语气□☆☆,降调表示‘陈述□□□、感叹☆□☆□、请求’等语气□☆□,平调表示‘严肃☆□□☆、冷淡☆□☆□、叙述’等语气□☆☆☆☆,曲调表示‘含蓄□☆☆□、讽刺☆☆☆□□、意在言外’等语气□□☆。”[6]仅仅口依据口这口口口口口样的口口标准☆☆□,我们也很难口对口汉语的句类进行明确地划分□☆☆☆☆。语调和语气并不是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不能依据语调区分出感叹句和祈使句☆☆□□,因为感叹句和祈使句一般都是使用降调的☆☆□,例如:a.多么美丽口口的风景啊□□☆!b.快走□□□□!通过a☆☆□□□、b两个例句可口口以看出□☆□□,仅凭语调☆□☆,是很难将这两个句子的句类区分开来的□□□□,因为它们的语调都是降调☆☆□。如果根据现有的汉语句类分析方法和标准□□□□☆,我们甚至可以认为口这两个例句是属于同一个句类的☆□□□☆。实际上以汉语为母语和稍微有点汉语语法知识的人很容易发现☆□□,例句a是感叹句☆□□☆☆,例句b是祈使句☆□☆☆。即使我们可以很容易用语调标准分出来的疑问句也存在例外□□☆。

  疑问句能够进一步区分为是非问□☆□☆☆、特指问□☆☆、正反问□☆□☆☆、选择问☆☆☆□。“由于特指口口问☆□☆☆□、正反问□☆□□、选择问都具有特殊的口疑问口形口式□□☆□☆,他们已经负载了疑问信息□☆□,因此语调念成升调或者降调都口可以□□☆□□。”[7]口例如“他怎么去北京☆□□□?”属于特指问口句□☆□□,可以念成升调□☆□☆☆,也可口以念成口降调□□☆□☆。汉语语法界大部分学者都比较认同的汉语句类划分标准□□☆☆,在笔者看来这样划分四种句类口未免太过于武断☆□□□,实际上有些带有疑问语气的并不是疑问句☆☆□□,例如当一个人觉得室内空气不清新时☆☆□☆,会和离窗户比较近的人说“可以把窗户打开吗☆□☆□?”这句话用的是疑问语气□☆□□,实际上表达的却是“请把窗户口打开”这样请求命令的意图☆□□。根据新提出的语用平面口上的标准□☆☆,即句子口的表达功能☆□☆,该例句口可以归入祈使句☆□□□☆。然而□□☆,如果只看语气的口话□☆□☆,它又属于疑问句☆☆□□。显然□☆□□□,现行的句类划分标准的可操作性并不强☆□□□☆,甚至会出现一句话可以归入两种甚至三种句类的现象□☆☆。关于感叹句中将带有浓厚感情的句子叫作感叹句☆☆☆□□,这样的定义更无法确定□□☆☆☆,因为带口口有浓厚感情□□□,这样的标准难口以把握☆□□□。

  对句类的划分不口能仅仅凭借语气标准☆☆□☆。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以语气为准绳划分句类具有不可操作性这样的结论☆□☆。

  二☆□□☆、汉语句子功能的丰富性被传统句类划分标准所掩盖

  传统的汉语口句类划分使我们产生“语调”和“语气”一一对应□☆□☆□,“语气”和“句子的表口达功口口能”一一对应的错觉☆☆□。目前在汉语语法界比较通行的做法是根据句子的语气对句子加以分类☆□☆□☆,由此分为四种句类:陈述句☆□□、祈使句□☆□□☆、感叹句☆□□、疑问句☆☆□□,句子的语口气体现说话口的口目的□□□□,表明句子的用口途☆□□☆☆,句类是句子的功能类型□☆□。实际上☆☆□☆□,语气口是句子口的句调形式☆□☆☆□,句子功能口是句子的交际目的☆□☆☆□,是有限的句法特征☆□□□☆,这些句法特征是句子的核心☆☆☆□,需要通过有限的句法操作在句子的三个敏感位置得到体现☆□□☆□。句子口功能与说口话人的主观因素有关□☆☆☆,不是与句子语气等同的句法范畴☆☆□□☆。处于交际中的句子肯定会有一定的交际目的☆□☆☆,有一定的表达功能☆☆□,也必定会有一定的语口气□☆□,但这并不是说句子的表达功能就是句子的语气☆☆□。正如前文提到的例句:“你能打开一下窗户口吗☆□□?”该句是疑问语气☆☆☆,但它所表达的功能却是命令☆□☆□☆、请求☆□☆,也就是说属于祈使句☆☆☆。汉语句类按照语气的分类标准将句子的句类分口为“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句□☆□☆□、感叹句”□☆☆□□,掩盖口了汉语句子口表达口功能的丰富性□□☆□。我们能不能根据口汉语句子的表口达功能的类型给句子分类呢□☆□☆☆?如果我们总结归纳汉语句子一共有多少种表达功能□☆□,然后一一列举出来☆☆□,口☆口口☆口将句子按照不同的表达功能口划分为不同的句口类□☆□□☆,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可行的☆□☆□□。我们知道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言语交际是为了完成特定的交际任务□□□,作为语口言的基本运用单位的句子☆☆□,是用于交际和表达思想的☆□☆,因此句子的表达功能应该是多种多样的□□☆。我们不可能穷尽每一种口句子的表达功能□☆□。句子口的表达功能非常丰富□□□□,而对某个句子的表达功能的理解往往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如“我宣布大会现在开始”这句话表面上口看是陈述句☆□□□,是部分地传达信口息☆☆□☆,实际上该句是在做出一种宣告行为□☆□,在说口这句话口的同时☆□☆☆☆,会议就开始了☆☆☆□□。按照传统的句类四分法□□☆,将这口个例句归入四种句口类中的任何一种都不合适☆□☆☆。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1.按句子的表达功能分句类这条路行不通;2.传统的四种句类口不能囊括现实中存在的所有句子□□□☆☆,这四种句类的划分方法显然掩盖了汉语句子的丰富性□□☆。

  三□□□、传统句类标准理论的矛盾之处

  造成汉语句类的划分标准不具有可操作性以及掩盖句子功能丰富性的根本原因在于这种四分法的理论本身是存在矛盾的☆□☆。由于受到传统英语语法的影响□☆☆□,汉语中才将句子以语气为标准分为四种句类☆□□□。民国之前的汉语研究很少涉及语口法□☆□□☆,后来受外语语法的影响□☆☆,许多学者开始着眼于汉语语法研究☆□☆,英语文口法教材通常把句子分为四类☆□□☆□,即:declara口tive(陈述句)☆□□☆,imperative(祈使句)□☆☆□□,interrogative(疑问句)□□☆☆☆,exclamatory(感叹句)☆☆□☆□。何容指出□☆☆☆☆,英语文法将句子这样口分类是不合理的:“这样分成的四类是不能并列的:declarative应该是和in口terrogative对立的☆□☆☆□,因为一个句子不是interrogative□☆☆,便是口declarative;excl口amatory则只能和口no-exclamatory对立☆□☆,因为任何一个语句如果所口带的感情超过了平常应有的程度☆□□☆,都可以成为一个exclamatory sentence(感叹句)☆☆☆□□,不管它是declarative(陈述句)□□□,imperative(祈使句)还是interrogati口ve(疑问句)(因此任何带强烈感情的句子都可以标以exclamation mark)□□☆☆。正是因为这种分类法不合理☆☆□☆,所以西洋文法学者早就把它废弃不用了□□☆。”[10]然而☆□□□□,我们的汉语语法研究者却口将这口种分类法引进来并一直沿用下来☆□□□。把感叹句说成是带有强烈感情的句子□☆☆,而句子有强烈的感情是一个比较空泛的说法☆☆□□,实际上是很难把握的□□☆。除此之外□□□☆,由于汉语缺少形态上的变化□☆☆□,英语中有明显标志的祈口使句☆□☆☆,在汉语中却不明显□□□☆。可以看出□□☆,受传统英语语法口影响的汉语句类四分法□□□☆□,在理论上一直就存在矛盾□☆☆☆。我们必须摆脱固有的句类分类思维□☆☆,找到一种符合汉语实际的句类划分方法□☆□☆□。值得庆口幸的是☆□☆☆□,已经有一些学者意识到了传统汉语句类划分存在的问题☆□□□,并致力于探求新的方法来研究汉语句类划分的问题☆□☆☆,我们期待符合汉语自身特点的汉语句类划分标准的诞生☆☆☆。

  四□□□、结语

  作为汉语语法研究薄弱环节的汉语句类研究□☆☆□☆,其传统的句类划分以语气为标准☆☆□,将句子分为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句和感叹句四类☆□☆,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不妥□□□☆,但其传统的“句类”观和它所概括的理口论解释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在理论和口实践口上都充满了矛盾□☆□☆,不利于研究者在“感叹”“陈述”“疑问”等语言口现象方面取得口新的进展☆□□☆。我们在以后的研究中要口摆脱传统思维定式的口束缚☆□☆□☆,避免将句类的研究和语气捆绑在一起□☆□□☆。应从新的角度研究汉语句类□☆□☆,使其最大限口度地符合汉语实际□☆☆□☆,以促进汉语语法研究的发展☆□☆☆☆。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范晓.汉语的句子类型[M].太原:书海口出版社☆□□☆,1995:98.

  [2]口胡裕树.现代汉语(重订本)[M].上海:上海口教育出版社□□☆☆□,1995:314.

  [3]胡裕树.现代口汉语(重订本)[M].上海:上海口教口育出版口社□☆☆□,1995:376.

  [口4]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下册)[M].北京:高等口教育出版社□☆☆□,2007:83.

  [5]齐口沪洋.语气词与语气系统[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266.

  [口6]邓思颖.汉语句类和语气的口句法分析[J].汉语学报☆□☆,2010□☆☆,(1):59~口63.

  [口7]口口邵敬口敏.现代汉语疑问句研究[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口出版社□☆☆☆□,1996:26.

  [8]司罗口红.句子功能的线性实例化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1.

  [9]奥斯汀.如何以言行事[M].北京:商务印口书馆☆☆☆,2012:56.

  [10]口口何容.中国文法论[M口].北京:商务印书馆☆□☆☆□,1942:34.

  [11]丁树生.现代汉语语法讲话[口M].北京:商务印口书馆☆□☆☆□,1979.

  [12]高明凯.汉语语法论[M].北京:商务印书口馆☆□□□,1986.

  [13]黄伯荣.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口句感叹句[M].上海:上海教育出口版社☆☆□□☆,1984.

  [14]口吴剑锋.论汉语的八大句类[J].上海交通大学学口报(社会科学版)☆☆□,2008□□□☆☆,(5).

  [15]口袁毓林.现代汉语祈口使句研究[M].北京:北京口口大学出口版社□□□,1993.

  (牛口云敏 河南口开封 河南大学文学院 475001)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语句类划分标准问题分析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