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社会中识字社群的汉字字形思维例析的论文

  汉语社会中识字社群的汉字字形思维例析的论文

  迄今为止☆□□□☆,在为人所知的古今一口切文字体系口中□☆□☆,无论是从历口时的角口度看还是口从共时的角度看□☆□☆□,汉字体系包括的不同个体都口是最多:《汉语口大字典》收录汉字已经接近五万五千个□☆☆□□,《中口华字海》收录口汉字更达八万五千有余□☆☆。同时□☆☆,汉字作为由线段构成口的表意口系统文字□☆☆□☆,团块状的单个儿的汉字形体中☆☆□□,绝大多数有表意成分□□☆☆☆。汉字体系的这两口个特口口点□☆☆☆,为汉语社会里识字社群的人准备了特口有口的物质条件☆☆□☆,使他们有可能借助汉字字形来反映口自身口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形成了字形思维□□☆□☆。

  字形思维☆□□☆,是汉语口社会中识字社群特有的一种思维方式□□☆□☆。识字社群的成员☆□☆□,在认识客观事物☆□□,探究客观事物之间的关系甚至依据思维的结果进一步调整个人的行为时☆☆□□,常常会在有意无意中受制于汉字形体□□☆□,从字形角度去思考□☆☆□。不过这里口口应该说明的是□☆☆,文字学家根据口汉字口形☆☆□□、音☆☆□、义关系口或者字与字之口口间形体的系统关联等所做的纯文字学口层面的研究☆□☆□,或者文字学与文化学等交口叉学科关于汉字字形的研究□□☆☆☆,没纳入本口文研究的范口围☆□☆□□。

  汉语社会中识字社群的汉字字形思口维□☆□□□,在多个方面都得到了口应用☆□☆,以下几个方面的应用是其中口比较常见☆□☆□、并且比较显眼的☆☆□。

  一□□□☆、借字形描写各色事口口物

  汉字的图形性极强☆□□,以致有人根据这一点认为汉字是形意文字☆☆□。事实上☆□☆,把汉字等同口于一种平口面设计□□☆□□、把汉字口口系统看口成是变化丰富的图形集□☆☆□,在汉语社口会中□□☆□☆,确实是是识字者的一种潜意识☆□□。他们习惯于用字形来描画各口色情形☆□□□□、事物☆□☆☆□,下面所举是口见于《口水浒口传》的一些例子:

  每口口到晚便放翻身体□□☆□,横罗十字☆□☆□☆,倒在禅床上睡 《第3回》

  三个头领□□☆☆□,丁字口脚围定口 《第60回》

  秦明力敌二将☆☆□,全无惧怯□□☆□□,三匹马丁字儿摆开 《第92回》

  晁盖等七人在右边一字儿立下;王伦与众头领在左边一字儿立下 《第18回》

  一百只船□□☆□,一字儿抛定了锚 《第111回》

  其中☆□☆□☆,用“一字儿”来写口动作口的情形最为口多见□☆☆□□。wWW.11665.cOM《三国演口义》中口也不乏这方面口的的例子:

  扎口住阵脚□□☆□☆,一字儿摆在口桥西□□□,使人飞报曹操 《第42回》

  江西南上战船一字儿摆开☆□□,乘风唿哨而至 《第42回》

  正慌急间☆□☆□□,忽见江岸边一字儿抛着拖篷船口二十余只 《第55回》

  后队口作先锋□□□□,一字儿摆开 《第59回》

  正在危急□☆□☆□,忽见下流头港内一字儿使出十余只船来 《第61回》

  乃调大军于河北岸一字儿下寨 《第89回》

  过桥南岸☆☆☆,一字下三口个大营□□□,以待蛮兵□☆☆。 《第89回》

  丁奉将船一字儿抛在水上口 《第108回》

  识字者还利用一些口与常见事物口形体一致或者近似口的字形☆☆☆□,为汉语创造出别的语言里较少见到的字形词语□☆☆□,例如:

  人字梯 品字楼 一字巾 国字脸 米字格 回文花 日字型

  汉字系统中各不相同的个体的形制☆□☆,与现实口生活中口口道路□□☆□、河流☆□☆☆□、地势等具有线口性的东西□☆☆□□,有较口高的相似性□□□。口语中□☆□,用汉字字形来描摹上述各类事口物的情况最多☆☆□☆□。例如:

  大口楼呈山字形

  花坛中间口有口 “井”字形的小径

  马走日字口象飞田

  江南水乡口的古镇甪口直□☆□☆,按照当地的口说法□□□□,其得名就是由于这个镇子当年的沟渠系统像镇子名称中“甪直”的“甪”字□☆□☆☆。

  二☆☆☆□□、赋予非汉字事物以口汉字口字形

  在并非汉字口的各口色事物中找出汉字字形☆□□,似乎也是汉语口社会中识字社群的一种特殊才能☆□□☆☆,自古如此☆□□□。下面略举史书口中的几个例子□☆☆。

  生口而有奇异□□□☆□,两胯骈骨☆□☆□,顶上隆起☆□☆□,有文在右口口手曰“武” 《梁书口·卷口一》

  仰见天中有字曰“范氏宅” 《南口史卷七〇·列传第六十》

  有文在手曰“王”字 《北口史·隋本纪上口第十一》

  有虫食其叶□☆☆,成文字□☆□,曰“公孙病已口口立” 《汉书·五行志》

  瑞安县民口张度解木五片□□☆□,皆有“天下太平”字 《口宋史口·卷六□☆☆□、五·志口第十八》

  识字者在手掌☆□☆、云彩口和劈口柴中□☆□□☆,从掌纹☆□□□、云纹☆☆□、木纹口等口中口口挑出若干线条□□☆☆,构成了他们希望构成的汉字☆☆☆□□,从而表达出他们想要表达而又不宜或者不满足于直接表达的思想□☆□。直至今日□☆☆,很多人还真相信这么一种口说口法☆□□,老虎头上口有个“王”字□☆□。

  三□☆☆☆□、由相口近字形推口口及其它事物

  笔画口数量□□☆☆□、笔际关系的或口大或小的差异☆☆☆,都可能构成不同的汉口字☆☆☆。汉语社会的识字者常常会由于给出的字形与另一个字形相似☆☆☆□,而推想到另一个事物□☆□☆□。 以下是《楚天都市报》一幅照片的文字说明:

  xx公安分局xx派出所的户政厅☆□□,招牌上的“户”字掉了一口口口点□☆□☆,很长的时间没口有修补□□☆□,让前来口办证的人望而生畏□☆☆□。 《少一点 蛮吓人》 2003年1月25日

  数年前见诸该报报端的还有一则类似的消息:

  天津路上的口一家茶社门外□☆□,悬有一灯箱☆□☆,夜色中甚口是醒目□☆□☆□,其图案为一金发口女郎☆☆□□☆,手持一啤酒瓶□□☆☆,其上的文字却让人费解☆☆☆☆。

  乍一看□□□□☆,此四口字口似乎口是“偷情乐园”□☆☆□,直让人感叹世口风日下☆☆☆☆,但是且慢□☆□☆☆,细细察之□□□☆☆,“偷”字的“亻”旁边口口竟口口然另口口有一“点”☆□☆□,此四字口口原来是“愉情乐园”☆□□☆。眼睛一眨□☆☆☆□,“愉情”差点成了“偷情”□☆☆,这个口口擦口口边球打口口口口得真是口口地道☆□☆。…… 《“愉情”乎□□□☆☆?“偷情”乎☆☆□?》 1998年9月口口4日

  口前例因为“户□☆□☆、尸”形近□☆□,“户”字掉了口口一口个口口口点就口成口了“尸”☆☆□。后例由“愉情”被故意写口得口像“偷情”□□□□☆,字形口相口近也口口是最要的口成因☆☆☆☆。再如某地建了一个漂亮的住宅小区名叫“金苑”□☆☆☆□,这原本口是口口个很好口的口名字☆☆☆□□。可是宣传口品上用口隶体字写的“金苑”☆□☆,由于“金”字中口的口口口两口点比较小☆□☆,“苑”字中的口草字头也写口成了口一横加两个很小的点□☆☆,远远望去□☆□☆□,“金苑”就很容易口口被口人误认作“全死”□□☆□,感觉一口下子变口坏☆□□,原因说到底仍然是字形☆□☆☆□。

  四☆☆□☆□、拆分□□☆☆☆、组合字形以口联系事物

  在口汉字系统中□□□☆,字中有口字的情口形几乎是常规□☆☆□,换句话说☆□□☆☆,汉字常常口口由口成字部口件构成或者由形干字构成☆□□☆。汉语社会的识字者也因此而能够通过拆分☆☆☆、组合字形以联系口事口口物□☆□。例如:(曹口口操)口取口笔于口门上书一“活”字而去□□□□。人皆不口口晓口其意□☆☆□。修曰:“门内添活口字☆☆□,乃阔字也□☆☆☆。丞相嫌园门口阔耳☆☆□。”于是再筑墙围□□☆,改造停当☆☆□☆□,又请操口口观之□☆☆。操大喜☆□☆□,问曰:“谁知吾意☆□□□?”左右曰:“杨修也☆□☆☆。”操虽称美□☆□☆,心甚忌之□□☆☆。又一日□□☆□□,塞北送口口口口口酥口口一口口口盒口口口口口至□□☆☆。操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口上□□☆,置之案头☆☆☆□。修入见之□☆☆☆,竟取口匙与众口分食口讫☆☆□□☆。操问其故□☆☆,修答曰:“盒上明书一人口口口一口口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口命口乎□☆□? 《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口》

  杜玄有牛一头□□☆☆□,玄甚怜之□□□☆。夜梦见其口牛有口两口口口尾□☆□☆☆,以问占口者李仙药□□☆。曰:“‘牛’字有两尾□□☆□,‘失’字也☆□□□□。”☆☆☆☆,经数日☆☆□☆☆,果失之☆□☆。 《太平口口广口口口记口口口口口·口口卷口口279》口口

  口口口将“一合”拆分为“一人一口”☆☆□,将“牛”组合为“失”☆☆☆□□,都是通口过变化后的字形来口联口系本来口不一定相关口口的口事口物□☆☆。一些口家口庭在给孩子命名时经常抽取亲人名字中的部件合成一个字☆☆□□☆,按照五行学说取上具有金木水火土偏旁的字等等☆☆☆□□,都可以归于此类☆□☆。中央电视台一台(cctv-1)2003年1月30日“新闻30分”的一则口消息说☆□□☆,有一家工厂为自己的洗衣粉取口名为“同佳”□□☆□□,并且按照“雕”字的写口口法口放在口一口口个方口口块里☆□☆,以假冒“雕”牌洗衣粉□☆□。这是口字口口口形思维见于口作口奸犯科的口例子☆☆□☆。

  五☆□☆、变化字内构字成口分以突出事物 汉字的口表意属性的一个重要口表现□☆□☆□,是它的构成成分常常能够单独表意□☆☆☆□,作为字内成分的形旁的主要功能就是如此□□☆□。识字者有时会有意识地强调某个字的口形旁□□☆☆,以突出特定事物☆☆□□☆。例如把“酒”字的三点水写得特别大☆☆□□,把“酉”字写得特口别小□☆□☆,表示酒中掺了口水□□☆。又如在一个口口较大的“喜”字的部件“口”中放进另一个小小的“喜”☆□□☆□,表示奉口口子口口口成婚等☆□□☆,就属于此类□□☆☆□。据说是由苏东坡创造的神智体诗□☆□,所遵循的基本上也口是同一思路□□☆□☆。

  字形思维作为一口种思维方式有着自口己的特点□□☆☆☆。

  首先□☆☆☆,字形思维具口有口强烈的直观性□☆☆。在字口口形思维过程中☆□□☆,识字者直接口观察到了口客观世界的一些事物☆☆□,直接对它们进行汉字字形图式口的分类□☆□☆□,具体而又生动☆□□☆☆。人们对客口观世界的认识来自自口口身对客观世界的感知□☆□☆□,对于汉族口人口来口说□□☆,通常口情况下☆☆□☆,无论识字与口否□□□☆☆,这种感知都口能够毫不费力地用汉语表达出来□□☆☆☆。一条盘山小道□☆☆,非识口字者可以用“盘山小道”来表达☆☆☆☆,也可以用“弯弯曲口口曲的山路”等等来表口达□☆□,但是由于非识字口者缺少对汉字字形的直观感知□□☆□,他通常不会用“之字路”这一类口字形口词语来表口达☆□☆。推一步说☆□☆☆,非识口字者即口使用了“之字路”这类字形词口语□☆□☆,可是它们对其意义口的把握却口是来自词语“zhi-zi-lu”三个口音节整体□☆☆□,不是来自“之”这个字形☆☆□□☆。同时□☆□,他们只了口解字形词语的理性意口义□□☆,而不了解其形象色彩意义□☆□☆。另外的例子如对餐馆为什口么名之口为“犇羴鱻”☆☆□☆☆,石材商店为什口么名之为“磊磊”一类口口的问题☆☆□,非识字口者也不大可能像识字者那样会通过在招牌中看到的牛☆□☆□、羊□☆□☆☆、鱼☆☆☆□□,看到的一堆口口堆的口石头□☆☆□☆,看出店子的经营范围☆☆□□☆。总之☆□☆☆,非识字者难以像识字者那样不假思索就给出问题答案□☆□,更难口以深入理解命名者的良苦用心□□☆☆。曾经是象形文口字的汉字□☆☆,如果说现在还保留有某些象形特点□□☆☆□,恐怕主要体现在字形词语中☆□☆☆☆。

  其次☆□□,字形口思维有强烈的主观色口彩☆□☆。字形口思维口过程中□☆☆☆,识字者不口是从“字”的基本应用口口实口际出发循例使用口口它☆☆□,不注重反映字所口概括的客观事口实;而是从主观感受□□☆□☆、局部印象乃至对字口形的偏爱出口发□☆□,别出心裁或者别有用心地口使用它□☆□□。这种主观性可以表现为识字社群的群体主观☆□□□☆,例如□□☆□☆,我们曾就字形词语的使用情况做过调查□□□,调查对同一图形(“丄”状道路)的感知情口况☆□□☆。调查者假定口的“丁字路”这种说法☆□☆□,只在识口字者口中出现□☆□,在非识字者口口口语中它被代之以“三叉路”□☆□。主观性也表现在各个口识口口字者自身☆☆☆☆□,例如:

  描写口大的乌龟□□□□,我赞成写“龜”☆□☆□,描写小口小的金钱龟☆☆□□,我赞成写“龟”□□☆☆。大户人家灯口口口口火辉煌口 □☆☆,我赞成写“燈”□☆☆,若是“人儿伴着口口口孤口灯”□☆□,我赞成写“灯”□☆□。“淚珠口口口兒口點點口滴口滴濕口透口了口羅口口口口衫”□□☆☆☆,这句话看口似平常却予口人印象甚深☆☆□,你看句子里有多少三点水和四点水☆☆☆!那都是黛玉的眼泪☆☆□☆!

  王鼎钧 《文学种子》

  再如☆☆□□☆,“殊”义为“差异;特别;很”☆□□,是一个很口口口一般的字☆□☆☆,通常不会犯忌讳□□☆☆☆。但据记载□☆□□,和尚来复却由于在其献给朱元璋的颂诗中用了这么个字而丢掉了自己的脑袋☆□□。因为在朱元璋口的字口形思维过程中☆□□☆,“殊”字被分口解口成了“歹朱”两个字形☆□□,并且根据这一点指责来复和尚口是在用这个口字口骂他☆□☆☆。其实“殊”字中的“歹”☆□☆,原来也只口口有“伤残”义而没有“坏☆☆□□□、恶”义□□□☆,“朱”是声旁☆□□。

  再次□☆□□,字形思维表口现口口为口口不口口同层口口级☆□☆。可以粗略地分为三层:直接用字形去表述事物状貌或者使用口字形词语表述事物状貌例如“十字交叉”□☆□☆□、“十字架”☆□☆☆□,这类是较低的口口层级☆☆□,它只是把字形与事物进行口比照☆☆□□□,只反映口汉字字形与客观事口物外观上的相似□☆□,只构成字形与事物间的外部联系□☆□□□。这个层级口的字形思维中☆□☆,某个汉字原本具有的字义口通常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汉字形体自身的口图形像似意义□☆☆□。所以上引字形词语中目标字的意口义□□☆☆,通常不是这口个字本来的意义□☆□☆,例如“十字架”中的口口目标口口字“十”□☆☆□,字义口已经不口口再是“10”☆□☆☆□,“十字架”也不口口口能写口口口成“10字架”□☆□☆。从一口个字中找口出另一个口字或者几个字□☆☆☆□,处于字形思维的中间层级□☆□☆□。例如将厦门鼓浪屿本名“晃岩”的大块口岩石☆☆☆□,拆成“日光岩” 来称今口日之风景名胜□☆☆☆,就源于这类字形思维☆☆□□。又如 “臭”字□☆□☆☆。一般口口情况下对“臭”的理解是“难闻”☆□☆□,也喻指“令人厌恶”等□☆□☆□,在制口谜口口口者口的字口形思维口中☆□☆,口☆口口☆口“臭”被分解为“自大一点”☆□□□☆,指“(因骄傲而)口令口人厌口恶”□☆☆。中间层口级的字形思维□☆□□,常常要利用字中的类字部件即独立时可以成字的部件把它提升为字☆□☆☆☆,并利用其字义做新的表口述☆□□☆。较高的层级是以字组字或者物□□□☆、字混口合口组字□☆☆☆。中国家长给孩子命名时□☆☆□□,除了前引抽口口取部口件例□□□□,还有口抽取亲人名字中的字来合成另一个字的☆□□□,例如陈立人和口王小青将他们口的儿子命名为“靖”□□☆□,以表达小两口要长口相口厮守☆☆□☆、白头到老的口美好愿望☆☆□□。前面举口的曹操在门上书写“活”字□□□□□,“牛”长了两口口口口条尾口巴☆□☆,是物☆☆□☆☆、字混合组字的例口子□□☆□☆。这个层级口口的字形思维□☆□☆□,要求有更丰富的汉字口字形知识□☆□□,否则只能是百思不得其解☆□□。例如口谜面口为“热水袋”谜底为“泡”的字谜☆□□□,如果口不口口知口口道“氵”是“三点水”☆□□☆,就不能理解谜底为口什口么是“泡”☆☆☆☆。只有识字较多的识字者☆□□☆,才能口达到口较高口的层级□□☆□。

  最后☆□□☆,字形口思维具有娱乐口性☆☆□□。字形思维是汉人特有的口健脑操☆☆□,常常存身于文字游戏中☆□□☆。灯谜特别是字谜中□☆☆,很多都是用来锻炼识字者的字形思维能力的☆☆☆。例如:

  夕 (晒)

  灯笼 (炮)口

  一头牛 (生口)

  男宾止步 (妪)

  明月几时有 (胖)

  行不得也哥哥 (竞)

  云破月来花影碎 (能)

  最后一例□☆□,“云”字形体破开只留下了“厶”□☆☆□,“花”字连口同它的影子口口应该口是口两个“花”字☆□☆,因为“影碎”也就口是说因为形体口口残缺□☆☆□,只留下口了部件“匕”和它的影子另一个形体口稍长的“匕”□☆□□,再加上“月”合拢来口共同组口成了“能”字□☆☆□□。如果口没有口足够的汉字字形知口识☆☆□□,是无法射中或者理解谜底的☆□□。拆字算命乃口至谶纬神学虽然是迷信□☆☆,但是口在字形思维这一点上☆□□,与此相同□☆□☆。还有拿字形特点编口的故事:

  有一天申先生写信给他的朋友熊先生□□□。一时疏忽☆☆□,把“熊”字下 面口四口口点口忘了□□□☆,写成“能先生☆☆□☆。”熊先生口口一看□☆□,又气又恼□□☆,提起笔来口写 口了一封回信□□□□☆,故意把口口申口口先生误写成“由先生”☆☆□☆☆,还说:“你削口掉口口口了我 的口口口四个口蹄子□□☆,我也要割掉你的尾巴☆□☆。

  类似口故事☆□□,口☆口口口☆口也都需要凭借字形思维理解☆☆□☆。

  字形思维作为汉语社会中识字社群特有的一种思维方式☆☆□☆,广泛而且深刻地反映在识字者口的日常生口活里的文字解读□□□、书写活动口中☆☆□☆,它的存在□☆□☆,不仅表明掌口握口书面语或者说识口字与否口是口社会分层口口的重要标记☆□☆□,而且无可争议地证明两大层级的成员至少在某个方面的确存在着思维方式差异并且存在着因此而造成的行为能力的差异☆□□□。

  字形思维的存在也提示了我们☆□□☆☆,书面语较之口语☆□□☆□,或者粗略地说文字较之语言有表现更强的社口会性☆□☆,社会口语言学应该更多的关注书面语□☆☆□,关注文字的社会分布以及文字使用情形的社会口分布□☆☆☆□,并且在此基础上回过口头再口去看或者对比着看有文字知识缺陷者的语言特点(例如字形词语缺口乏)☆□□☆□。具体到汉语口社会□□☆☆,要加大口对汉字的社口口会分布以及汉字使用情形的社会分布的研究☆□□□☆。由于汉字自身的难度☆☆☆、人为制定的汉字学习内容以及学习方式造成的难度☆□☆□☆,汉字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已经在汉语社口口会里的识口字者与非识字者中形成了一道大沟☆□☆□,以前只用知识分子的小资口产阶级或者资产阶级思想与工农民众的无产阶级思想隔阂口解释□☆□□,现在看来□☆□,不同的思维方口式也可能口是这道口大沟的成因之一□□☆☆。

  字形思维的存在也引导我们去考虑一些相关问口题☆☆☆□,例如□□☆☆,人们在对口客观世界的认口识过程口中☆☆□,形成了以客观世界为基础但口是又不完全等同于客观世界的人化世界☆□□□☆,语言是反映人们这种认知成果的形式□□☆☆。对于汉人口来口说☆☆□,文字看来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反映人们这种认知成果的形式□☆☆☆,否则我们难以解释汉语中的字形词语☆☆□,难以解释汉人的字形思维□□☆□□。至于字形口思维的各种表现形式□□☆☆□,其在广度□☆☆、深度上口的界定□□☆,也都还有有待于我们深入口研究的地方□☆□。

  [参口考文献]

  1易洪川.汉字的表意属性研究.第六届口世界华语文教学研讨会论文集第二册☆□☆☆□,世界华文出版社(中国台北)2000年口12月

  2易洪川☆□☆☆□、冯丽萍.汉语口口社会口中口有汉字知识缺陷社群的认知能力与方式调查.澳门语言学刊(中国澳门口)2003年20期□☆□、21期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语社会中识字社群的汉字字形思维例析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