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美学观——试论沈从文的文学批评的论文

  “生命美学观——试论沈从文的文学批评的论文论文摘要:沈从文的文学理想“美在生命”□☆□☆□,是沈氏文学批评的根基☆☆☆□□,是理解沈从文口创作的一把钥匙;透过这种文学理想☆□□,我们可以看出沈氏的文学目的观——“无目的的目的性”□☆☆,即这种文学理想口的口意义☆☆□□。 论文关键词:沈从文;文学批评;美;生命 爱国也需要生命□□☆,生命力充溢者方能爱国☆□☆□。至如阉寺性的人□☆☆,实无所爱☆□□。对国家☆□□,貌作热诚;对事☆□□,马马虎虎;对人□☆□☆☆,毫无情感;对理想□☆☆,异常吓怕☆☆☆。也娶口妻生子☆□□,治学口口问教书□□☆☆,做官开会☆□☆□☆,然而精神状态上始终是个阉人□□□□,与阉人说此□☆□,当然无从了解□☆☆。在沈氏的人生观里☆□☆□□,“生命”是人生价值至高无上的尺度☆☆□□□。由这种人生价值口观□☆□□□,沈从文建口立起了他的美学观☆□☆□☆。’ 我是个对一切无信仰的人☆☆☆□,却只信仰“生命”☆□☆☆☆。美固无所不在☆☆□☆,凡属造型☆□□□☆,如用泛神情感去接近☆□☆□☆。即无不可见出其精巧处和完整口处□□□☆。生命之最高意义□□☆☆☆,即此种“神在生命中”的认识□☆□□。 在沈从文看来☆☆□□☆,人生可分为两种形式:生活与生命☆☆☆。生活是需要被超越的现实层☆□□□☆,而“生命”形式又是一个由低到高的动态过程:自在生命口形式☆☆☆,“人在社会中的义利取舍符合人的自然本口性……不为金钱☆□□☆、权势所左右”;自为生命形口式☆☆□□□,“经‘理性’与‘意志’认识口口口并驾驭口口口人生”;自为生命口形式还须“扩大到个人生活经验之外”☆□□□,“粘附到这个民族的向上努力中”□☆☆☆,“对人类远口景凝眸”□☆□☆□。生命具自然性☆□☆,应是人性的自然张扬☆☆☆□,是强健生命力的健康发展;生命又具神性□☆☆☆□,生命的本质是情感□□□☆,生命的意义在于对美(真善美的统一)的追求——美在生命☆☆☆☆,沈的文艺美学观□☆□☆。沈从文描述了“生命”的四种基本状态☆□□☆□,即原始口生口命口形态☆☆□☆、自在的生口命形态☆☆□☆□、个体自为的生命形态及群体自为的生命形态☆☆□☆☆。WwW.11665.Com群体自为即个体自为的一种升口华□☆☆□,即“时时刻口刻把自己一点力量□□□,粘附到这个民族的向上努力中”□☆☆☆□。(《白话文问题》)到了这个阶段□☆□□,“生命”便具有了“神性”☆☆□□。“生命之最高意义☆☆□□,即此种‘神在生命中’的认识”□□☆☆。(《美与爱》) 不信口一切口唯将生命贴近土地□☆□,与自然口相邻☆□□□,亦如自然一口部分口的☆□□☆☆,生命的单纯庄严处☆□☆,有时竞不可仿佛☆□☆□□。至于相信一切的☆□☆,到末了却将俨然得到一切□☆☆☆,唯必然失去了用为认识一切的那个自己☆☆□☆。 这是两种人生□☆□。后者显口然是那个丧失人性☆☆☆,失去“自己”的“生活”□☆☆,前者则是口口与自然口契合的原口始口人性☆□□,即“生命”的最初形式☆☆☆。“一切所为□☆☆□,无一不表示对于‘自然’的违反□☆☆。”于是人成为物的奴隶☆□□□,导致人性的“扭曲”☆□□。(《烛虚》)其生命“与自然口为邻☆□□,亦如自口然一部分”□☆□□☆,“自然单纯庄严处□□□☆☆,有时口竞不可仿佛”(《绿魇》)□□☆☆,则表现为“人与自然契口合”□☆☆,是人性合乎自然□□☆。从这种认识出发□□□□☆,他颂扬了湘西山民原始的“单纯”☆□□、“雄强”与“热情”☆□□☆□,即使这种“雄强”与“热情”以“野蛮”形式出现□□□☆,他也口对包含其中的口原始口口生口命口力予以肯定□☆☆□□。沈从文曾说:“我崇拜朝气☆☆□☆□,欢喜自由☆☆□,赞美胆量大口的☆□☆,精力强的……这种人也许野一点☆☆□☆,粗一点☆□☆□□,但一切伟大事业伟大作品就只这类口人有份□☆□。”(《口(篱下集)题记》)但是□□□☆☆,沈从文终究不认为这是“生命”的理想形式□☆□☆。这种符合单纯的“生命”形式□☆☆,到底还处于一个原始自口在状态□☆☆□□。“虽不为人生琐细所激发☆☆□☆☆,无失亦有得☆□☆,然而‘其生若浮□□□☆☆,其死则休’☆☆☆□,虽近生命本口来□☆☆☆,单调又终若不可忍受☆□☆。”因此他要求人对“生命”要有一种从自在状态到自为状态的自觉认识☆□□☆。也就是说□□□,“生命”最高形式□☆□☆☆,表现为“对人类远景凝眸”的“幻想或理想”☆☆☆。这种多层次生命观☆□□,与黑格口尔暗合☆☆□□。在《美学》中□□☆,黑格尔认为□□☆,当自然形象“见出受到生命灌注的互相依存关系时”□☆□□□,就呈口现出自口然美;然而☆□□,植物或动物的灵魂只停留在“内在状态”□☆☆,不是“自为”的☆☆☆,它的美口口就受口到口局限;而“人体现象的无比优越性在于敏感”☆□□☆,因而☆□☆□,人的生命高于动物☆☆☆☆。然而□☆☆,“在具有心灵意识的直接现实里也最充分表现出对外部世界的依存口性☆☆□,使人不能‘见出独立完整的生命和自由’□☆☆,而‘一切真理只有作为能知识口的口意识☆□□□,作为自为存在的心灵才能存在’□□☆,为此☆□☆□□,人的心灵必须‘从它口的在有口限的事物行列中口漫游的迷途中□□☆,解脱出来’□□☆□,因为☆☆□☆□,这种生命和自由的印象却正口是美的概念的基础☆☆☆□。” 不管是口口故事还是口人生☆☆□,口☆口口☆口一切都应当美一点!丑的东西虽不全是罪恶□□☆,总不能使人愉快□☆☆□,也无从令人由痛苦见出生口命的庄严☆□☆☆□,产生那个高尚情操□☆☆☆□。我只想造希腊小庙……这神庙供奉的是“人性”☆☆□□。我要表现口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口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一个好的文学作口品□☆☆,照例是会使人觉得口在真美感觉外☆□☆☆☆,还有一种引人“向善”的力量的☆□☆。说的“向善”这个名词口的意口口义☆□☆☆☆,并不属于社会道德那方面“做好人”的理想□☆□,我指的是这个口读者从作品中接触了另外一种人生☆□☆□□,从这口种人口生景象中有所启示□☆□☆□,对“生命”能作更深一层理解☆☆□☆☆。只看他表现得对不对☆□□□☆,合理不合理□☆□,若处置题材表现人物一切都无问题☆☆☆,那么☆□□,这种世界虽消灭了☆☆□□□,自然还能够生存在我那故事中☆☆☆☆。这种世界即或根本没有☆□☆□☆,也无碍于故事口的口真实☆□☆。 沈从文要求艺术表现“生命”□☆□。这种“生命”□☆□☆☆,包含着它的现实存在与它内在的趋口向(人类向上的憧憬)☆☆☆。这样□☆☆□,文学艺术创作的现实描绘与理想口追求□☆☆□☆,客观反映与主观创造这两个侧面□□☆□☆,由“生命”本身所具有口的内涵凝聚起来了☆☆☆。沈从文正是通过这种“美在生命”的文学理想的展示来改造社会☆☆☆,表现自己“对于人类智慧与美口丽永远口的倾心☆☆□□,康健诚实的赞颂☆☆□,以及对于愚蠢自私极端憎恶的感情□□☆□。”“一个伟大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口望□☆☆☆□,——对口于当前社会黑暗的否认☆☆□□□,对于未来光明的向往□☆☆☆☆。…‘《边城口口》中人物的正直和热情□□□☆,虽然已经认为过去了□☆☆□☆,应当还保留些本质在年轻人的血里或梦里□☆☆□,相宜环口境中□☆□,即可重新燃起年轻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如《会明》中的“堂·吉诃德”式的会明的形象□□☆□,正如屠格涅夫指出的☆☆□□☆,堂·吉诃德本身表现了对“某种永恒的”真理的口信仰□□□,他全身心浸透着对理想的忠诚☆☆☆□☆,为了理想他准备承受种种艰难困苦□□☆☆,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会明”的意义溢出了会明形象本身的范围——要信守人类社口会中那些具有永恒意义的真理□□☆☆☆,不为时流所动□☆☆,并随口时准备为自己的信仰承受苦难!这或许就是文学史上说的“第一印象”(接受美学)□☆☆☆。这种“第一印象”捕获到一种具有普遍意口义的人类精神现象☆□□□☆。与之相关的文学作品也就是人类反省自身灵魂的一面镜子□☆□☆☆。如浮士德□□☆、哈姆雷特□□☆□、堂·口吉诃德□☆☆☆、口☆口口☆口阿q等□□☆☆☆。而沈的“湘西”(《边城》)也是可以和陶渊明的“桃花源”☆□☆☆、崔颢的“黄鹤楼”☆□☆☆、鲁迅的“绍兴”☆☆□□、老舍的“茶馆”等相提口并论口口口的□☆□□。沈着意“创造一点纯粹的诗□☆☆☆□,与生活不相粘附的诗”□☆☆,创造出不同于现实的“异在”☆☆□☆。“在‘神’之解体的时代重新给神作一口口种赞颂□☆☆。在充满古典庄严与雅致的诗歌失去光辉的意义时□□☆,来谨谨慎慎写最后一首抒情诗”□☆☆☆。(《水云》)口沈从文继承的正是“五四”的人文理想□☆☆□。虽然没有像鲁迅那样□□□☆☆,多侧口面揭示国民性种种弊症□☆☆□,以引起疗救的注意☆□□☆,积极寻找改造社会的方式;但沈从文强凋通过人性美的展现和讴歌□□□☆☆,以实现国家和民族的重建☆□□。沈从文的文学立场仍然是坚持为人生☆☆☆,为社会□☆☆,而并非脱离口现实的梦呓□☆☆☆。 农村社会所保有的那点口正直素人情美□☆☆□,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唯实唯利庸俗人生观□□□□。敬鬼神畏天命的迷信固然已被常识所摧毁□☆☆。然而做人时的义利取舍是非辨别口也随同泯没了☆□□☆。在沈的美轮美奂的作品文字背后□☆□□☆,总有一种对“生命”的美丽☆□☆☆、庄严所作的歌颂的主旋律及对其受压抑和摧残所生的口口悲悯□□☆☆☆。湘西题材和都市题材的分野☆□□☆,表现了亲和乡野□☆☆☆☆、疏离都市□□□,鄙弃阉寺性的都市人☆☆□☆,厚爱生命力口旺盛的“乡下人”的情怀□☆☆☆□。杨义在《京派与口海派比口较研究》书中说到:沈的小说“可以看作北中国古都文化心口态和西部中国初民文化遗留的审美凝聚物☆□☆□□,看作南方的古楚文化遗风和北方远离政治旋涡的文化城中闲适飘逸心境的人性共鸣曲□□☆□☆。” 人性(“生命”)☆☆☆☆,是沈从口文创作口的起口点和归宿☆□☆☆☆,他主张“一个伟大口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因此“人性”是认识和评价沈的基口石☆□□☆。沈的人性理想主要表现为讴歌健全人性和抨击人性扭曲这两个方面□□☆。他认为文学应从表现人性☆□☆□、感化教育读者□☆□□,鼓舞人向上这一点出口发□□☆,沈自称是“人性的治疗口者”□□☆□。沈人性理想的核心是用淳朴的人性美来改变现实的黑暗□□☆☆☆,恢复民族元气☆□□☆□,重塑民族品格☆□□□。与“人性”相适应☆☆□□□,信仰“生命”是沈整个文口学创作的重心□□□□☆。这也就又联系到沈的文学理想☆□□,“工具重造”☆☆☆□、“经典重造”☆□☆☆☆,用文字口口重塑民族品口性□☆□,提升民族竞争力□☆□□。“在沈口从文独具异彩的文学创作背后□□☆☆☆,是他始终坚持的富有个性特征的审美理想……在寻找和建立理想的生命形式这一根本观念烛照下□□☆☆,沈从文钟情不已的其实是一项重造民族品德☆☆□、重新弥和人与人关系的实实在在的事业□□☆□□。……(他)不仅没有忘怀过去☆□□☆,而且独辟一片‘湘西世界’□□☆☆,执拗地探求心口中口美好口的人性□☆☆☆□,讴歌口质朴雄强的人生☆□☆,的确不失为一个兼具艺术才情☆□☆□☆、文化热肠与独立人格的优秀作家□□□□☆。”

  不口管是故口事口还是人生☆☆☆☆,一切都应当美一点!丑的东西虽不全是罪恶☆□☆□□,总不能使人愉快☆☆□☆,也无从令人由痛苦见出生命的庄严□☆☆,产生那个高尚情操☆□☆□。我只想造希腊小庙…口…这神庙供奉的是“人性”□□☆□。我要表现的本是口一种“人生口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口口性的人生形式□□☆□☆。” 一个好的文学作口口品□□☆□,照例是会使口人觉得在真美感觉外□☆□,还有一种口引人“向善”的力量的□□☆□☆。说的“向善”这个名词的意义☆☆☆□,并不属于社会口道德口那方面“做好人”的理想□☆☆□,我指的口是这个读者从作口品中接触了另外一种人生□□☆□☆,从这种人生景象中有所启示☆□□☆☆,对“生命”能作口更深口一层理解☆□□。只看他表现得口对不对□□☆,合理不合理☆☆□☆,若处置题材表现人物一切都无口口问题☆□☆□□,那么□☆□☆☆,这种世界虽消灭了☆□□□☆,自然还能够生存在我口那故事中□□□□。这种世界即或根本没口有□□☆□☆,也无碍于故事的真实□□☆。 沈从文要求艺术表现“生命”□☆☆□☆。这种“生命”□□□☆☆,包含着它的现实存在与它内在的趋口向(人类向上的憧憬)☆☆□。这样□☆☆☆□,文学艺术口创作的现实描绘与理想追求☆□☆,客观反映与主观创造这两个侧面□□□,由“生命”本身所具有的内涵凝口聚起来了□☆□☆。沈从文正是通过这种“美在生命”的文口学理想的展示来改造社口会☆☆☆☆,表现自己“对于口人类智慧与美丽永远的倾心□☆□☆☆,康健诚实的赞颂□□□□,以及对于愚蠢自私极端憎恶的感情□□☆☆□。”“一个伟大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对于当前社会黑暗的否认□□☆□,对于未来光明的向往☆□□□☆。…‘《边城》中人物的正直和热情☆☆□□☆,虽然已经认为过去口了☆□☆□,应当还保留些本质在年轻人的血口里或梦口里☆☆□☆☆,相宜环境中☆☆☆☆,即可重新燃起年轻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如《会口明》中的“堂·吉诃德”式的会明的形口象□□□□☆,正如屠格涅夫指出的☆□□□□,堂·吉诃口德本身表现口了对“某种永恒的”真理的信仰☆☆□,他全身心浸透着对理想的忠诚□□☆☆,为了理想他准备承受种种艰难困苦□☆□,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会明”的意义溢出了会明形象本身的范围——要信守人类社口会中那些具有永恒意义的真理☆☆☆,不为时口流所动☆□□□,并随时准备为自己的信仰承受苦口难!这或许就是文学史上说的“第一印象”(接受美学)□☆□。这种“第一印象”捕获到一种具有普口遍意义的人类精神口现象☆☆□☆□。与之相关的文学作品也就是人类反省自身灵魂的一面镜子☆□☆□。如浮士德□☆□☆☆、哈姆雷特☆□□☆、堂·口口吉诃口德☆□□、阿q等□☆☆。而沈的“湘西”(《边口城》)口口也是可以和陶渊口明的“桃花源”□☆☆、崔颢的“黄鹤楼”□☆☆□、鲁迅的“绍兴”□☆□☆、老舍的“茶馆”等相提口口并论的☆☆□☆□。沈着意“创造一点纯粹的口诗□☆☆□☆,与生活不口相粘附的诗”□☆☆☆☆,创造出不同于现实的“异在”☆□☆。“在‘神’之解体的时代重新给口神作一种赞颂□☆☆。在充口满古典庄严与雅致的诗歌失去光辉的意义时☆☆□,来谨谨慎慎写口最后一首抒情诗”☆☆☆□☆。(《水云》)沈从文继承的正是“五四”的人口文理想□☆□。虽然没有像鲁迅那样□☆☆□,多侧面揭示国民性口种种弊症☆☆□□,以引起疗救的注意☆□□□,积极寻找改造口社会的方式;但沈从文强凋通过人性美的展现口和讴歌☆□□☆,以实现国家和民族的重建□☆□。沈从文的文口学立场仍然是坚持为人生□☆□☆☆,为社会☆□☆☆,而并非脱口离现实的梦呓☆☆☆。 农村社会所保有的那点正直素人情口美☆□□☆,几乎快要口消失无口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唯实唯利庸俗人生观☆☆□□□。敬鬼神畏天命的迷信固然已被常识所摧毁□☆□。然而做人时的义利取舍是非辨别也随同泯没了☆☆□☆☆。在沈的美轮美奂的作品文字背后☆☆□,总有一种对“生命”的美丽□□☆☆☆、庄严所作的歌颂的主旋律及对其受压抑和摧残所生的悲悯□☆□□☆。湘西题材和都市题材的分野□□□☆☆,表现了亲和乡野☆□☆、疏离都市□☆□,鄙弃阉寺性的都市口人□□☆□☆,厚爱生命力旺盛的“乡下人”的情怀☆□□。杨义在《京口派与海口派比较研究》书中说到:沈的小说“可以看作北中国古都文化心态和西部中国初民文化遗留的审美凝聚物□□☆☆,看作南方的古楚文化遗风和北方远离政治旋涡的文化城中闲适飘逸心境的人性共鸣曲☆□☆。” 人性(“生命”)□□☆☆□,是沈从文创作口的起点和口归宿□□☆☆,他主张“一个伟大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因此“人性”是认识和评价沈的口基石☆□□。沈的人性理想主要表现为讴歌健全人性和抨击人性扭曲这两个方面□□☆☆。他认为文学应从表现人性□□□☆☆、感化教育读口者☆□□□□,鼓舞人向上这一点出发□☆☆□□,沈自称是“人性的治疗者”☆□☆□。沈人性理想的核心是用淳朴的人性美来改变现实的黑暗□□☆☆,恢复民族元气□□□,重塑民族品格□□☆☆。与“人性”相适应☆□□☆,信仰“生命”是沈整个文学创作的重心☆□□。这也就又联系到沈的文学理想□□☆☆,“工具重造”□☆☆□□、“经典重造”☆□□,用文字重塑口民族口品性□□☆☆,提升民族竞争力☆□□。“在沈从口文独具异彩的口文学创作背后□☆☆□☆,是他始终坚持的富有个性特征的审美理想…口…在寻找和建立理想的生命形式这一根本观念烛照下☆☆□☆☆,沈从文钟情不已的其实是一项重造民族品德□☆□、重新弥和人与人关系的实实在在的事业□□☆□。……(他)不仅没有忘怀过去□☆□□☆,而且独辟一片‘湘西世界’□□□☆□,执拗地探求心中美好的人性☆□☆,讴歌质朴雄强的人生☆☆☆☆□,的确不失为一个兼具艺术才情□☆□□☆、文化热肠与独口立人格的优秀作家☆☆☆□□。”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命美学观——试论沈从文的文学批评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