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与心灵的碰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

  心灵与心灵的碰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感化教育”活动纪实

   文/杨英

   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是获得过司法部表彰的口口先进监狱管理机关☆□□☆,管辖五座花园式现代化文明监狱□☆☆☆□。这里的2000名干警正在扎扎实实地口践行着习近平主席的指示:传递“正能量”☆☆□□,实现“中国梦”☆☆□。这里的口服刑人员口成分口口口口复杂☆□□□□,沿袭传统教育方法是无法奏效的□□☆□。清河分局在各个监口狱开展了“感化教育”活动☆☆□□,监狱干口口警们从“感化教育”人手☆□□□,挽救了许多看不到光口明的服口刑人员□□☆□,使他们回到了正常的人生轨道口上来□□□□。

   “模拟探视”感化法让心灵感动

   柳口林监狱一名青年警官口名叫常雪征☆□□☆,他管教着100多名外省籍短期服刑人员□☆□□☆。这些服刑人员系异地服口刑□☆☆□,家远在千里之外□☆☆☆□。每逢亲属“接待日”□☆☆,总有20多口名服刑口人员没人看望□□☆□。这些人总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大包小包地拿着家里送来的东西炫耀着□☆☆□☆,自己却像是失口去亲人的弃儿☆☆☆□,终日口唉声叹气□☆☆□□。

   常雪征对这些得不到家庭温暖的服刑口人员深怀同情☆☆☆,决心口做口好这些人的思想转化工作☆□□☆。他明白☆□□☆,使用枯燥的理论没完没了口地谈话是毫无意义的☆□□。经过一段口时间的思考☆□□,常雪征认为☆□☆☆□,被长期冷落的心灵最需要感情的慰藉☆□☆☆☆,给他温度□□☆,他就复苏□☆□☆。于是☆□□,他开始尝试性口地独创了“模拟探视”感化法□□□☆☆。

   在每一口个接待日到来口之前□☆☆☆,常雪征买来许多生活用口品☆☆□☆□,然后分成若干份□☆☆☆。到了亲属探视日□□☆□,他换上便服☆☆☆,像前来探视的亲属一样□☆□☆,提着各种生活用品探视一名又一口名没有亲人探视的服刑人员☆☆☆。

   在探视一名叫温×的年轻服刑人员前☆□☆☆,常雪征让口其他干警通知温×说:“你哥哥来看口口你了□☆□□。☆☆☆☆□!

   口当温×被带进探视大厅后☆□☆□☆,他才知道前来探视的不是自己的哥哥☆☆□,而是口与他朝夕相处的监区指导员□□☆☆。此刻□□□□,常雪征脸上少了些口严肃☆□□☆,多了几分亲切☆□☆☆。温×也被感染得进入了角色□☆□。

   温×:“指导员☆□☆☆,你怎口口么来了☆□□☆☆?”

   口常雪征:“什么指导口员☆☆☆,我现在是你的口哥口哥□□☆,是你的亲人☆□☆□☆。”

   温×的眼睛立刻湿润了☆□☆□,一句话拉近了双方口的距离□☆□☆。

   常雪口征:“兄弟□□☆☆☆,你在这儿蹲口大口狱受罪口吗☆☆□□?挺得住吗☆□□☆☆?”

   温×:“你这可口说口错了☆☆□□,我们蹲的可不是口旧口社会的深牢口大狱□□☆,我们这儿口是口现代化文明监狱□☆☆□。”

   常雪征:“你们能吃饱肚子☆☆□□□、穿暖衣服吗□☆□□□?”……

   这种口亲口人式的口吻□□☆□□,问着亲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深深地打动了温×☆☆□☆□,他的热泪夺眶而出……

  口 温×:“大哥□□□☆,放心吧☆□□,我们吃得比口家里还好☆□☆,有肉☆□☆☆,有蔬菜□☆☆☆,不缺营养口口啊☆□□!”

   口常雪口征:“你在这口儿已经两年了☆□☆,有点儿收获吗☆☆☆?”

   温×:“收获可口口口不小呀□☆☆□!政府号召我们学习口法制□□☆□□,教给我们换位思口考□☆□□☆,让我们站在受害者的角度去审视自己的犯罪行为☆□□☆□。通过换位思口考□□☆□☆,我认识到自己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我真是对不起受害者☆□□,对不起国家呀……”

   口常雪征:“兄弟☆☆□□,你还很年口口轻☆□□□☆,完全有机会弥补☆☆☆□。只要好好学习☆□☆,听政府的口话□☆☆□,你的前途肯定是美口好的□☆□☆。何况☆☆□,政府的政口策口就口摆在那儿□□□□,你改造得好☆□□□☆,就能减刑☆☆☆□□,就能早点儿回家团聚……”

   温×:“你放心□☆☆☆□,我在这儿一定好口口好改造☆☆☆□。”

   常雪征:“你有什口么话往口口家里带☆☆□?”

   温×:“告诉咱妈别总惦念我☆☆☆,她有老寒腿□☆□,让他多晒晒太阳☆□□。告诉我的那个口口她□□☆☆☆,让她再等我两年□□☆,不☆□☆□,最多一年零九个月……”

   口口接口见结束了□□☆,温×被送回监舍☆☆☆☆。临别前☆☆☆☆☆,常雪征大喊一声:“兄弟□☆□,记住我口的口话啊☆☆☆!”这亲切而温情的声音久久地回荡在温×的心上……

   在一个特定的气氛中☆☆□□☆,“模拟探视”竞让一方觉得另一方是自口己口的亲属□☆□,这是一种精神的超越☆□☆,是一口股巨大的能量☆☆☆☆,震撼着☆□□、温暖着服口刑人员的心口灵☆☆□□□,让他们心中的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促使他们在服刑改造中脱胎换骨☆☆□。

   另一名接受“模拟探视”的外口省籍青口年服口刑人员流着眼泪说:“我犯的是一口桩说不出口□□□☆☆、难以见人的罪□☆□☆。我犯罪以后☆□□□☆,家里的人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一气之下☆☆☆□□,我父母不要口我了☆□□☆☆,兄弟姐妹也不认我了□☆□☆,我成了没人要□☆□、没人管的孩子☆☆□,在监狱里感到孤苦伶仃□□☆☆,对生活快要绝望了□□☆☆。就在这时□□☆,指导员以我哥哥口的口身份来探视口我☆□□☆,还给口我口带来口了好多东西□☆☆☆。这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亲情彻底感动了我☆□☆。我服了☆□☆□☆,以后看我口口的表现吧……”

   善于思考的司法口警官常雪征创造出“模拟探视”这一口行之有效的感化方口式☆□☆□,而且口硕果累口口累☆□□□,是因为他找到了开启正能量的那把钥匙□☆☆。

   被感化的服刑人员感觉自口己没有被社会抛弃☆□☆□,许多警官在关怀□□☆、期待着口自己□☆□。因此□□□,他们树口立了口口好好改口造□□☆☆、重新做人的信念□□□。

   “手拉手☆□□□☆,解手链”游戏让艾滋病犯获新生

   金钟监狱有一位名叫刘勇的警官□☆□☆,他是外籍病口犯监区的指导员☆☆□☆,负责管口教口工作☆☆☆☆,面对的也是一个特殊的犯罪群体□□□☆。这里关押着一批来自利比亚□☆☆、纳米比亚□□☆□、加纳□☆□☆、津巴布韦等国家口的患病服刑口人员☆□☆。他们身上带有艾滋病病毒□☆□。他们在异国服刑□☆☆□,远离亲人和祖国□☆☆☆☆。由于语言障碍☆□□□☆,他们很难和警官沟通□☆□☆。他们的痛苦和无奈多于普通的服刑人员☆□□☆☆。对这类改造对象☆☆□□☆,除了进行认罪教育外□☆□,还要特别口注意执行政策☆□□□,要通过他们对口我国监狱政策作出解读甚至是拥护☆☆□□☆,通过他们口国家的大使馆向国外传递中国监狱的信息☆□☆☆。

   这里押着一位名叫阿××的病犯☆□□□☆,他处于艾滋病晚期□□☆□,免疫口力几乎口丧失□□□,身体非常虚弱☆☆□□,经常发烧□□□□□、呕吐□☆☆☆、厌食☆□☆。阿×口×认口为自己“95%的身体已经进了坟墓”□☆□□☆,加之离刑满释放还口有较长的期限☆☆□,他决心尽快结束生命☆□□。他拒绝服口药☆☆□,拒绝输液□□☆。每次口输液时只口要护士口一走□□□☆,他立刻拔口针口头□☆☆□。尽管监狱医院对他多次口会诊☆□□□☆,制订了有效的治疗方案□□☆☆□,但他的病情还是不见好转☆□☆☆☆。

   刘勇决心挽救这名外国服刑人员☆□☆☆。他来到阿××所在的传染病隔离病房□☆□,克服着语言障碍☆□□,和阿××畅谈了8个小时☆□☆□□,从家庭□□☆□、亲人到朋友☆□□☆、爱情☆□☆☆□,从各自的专长爱好到各自的脾气秉性……

   阿××被刘勇的真情所感动□☆□,他激动地表示:“刘先生☆☆□□,我愿接受治疗☆□☆☆□。虽然治疗过程很痛苦☆□☆,不如一死了事☆☆□☆,但是□☆□□□,为了你给我的帮助和友谊☆□☆□,我愿意活下口去□☆☆□,愿意和口你多做几天朋友……”

   从此☆☆□,刘勇每天都按照阿口口××的口口味给他送去一口碗热口乎乎的牛肉面□□☆。阿××吃着牛肉面□☆☆,他不仅想活下去☆☆□□,而且表口示出去以后邀请刘指导员到他的匡l家去旅游□□☆□。

   刘勇口感到□□☆□☆,人性是没有国界的□☆☆☆,感化是不口分对象的□□□。

   在一个阴雨霏口霏的日子☆□☆☆□,病犯们在病房里感到寂寞无聊的时候☆☆□☆,刘勇再一次甩下口了厚口厚的防护手套☆□□,脱下了沉重的病毒防口护服□☆□□,像一位战士一样□□☆☆,英勇无畏地走进了传染病口隔离病房☆☆□□□,和病房里的十几位病犯玩起了“手拉手☆☆□□☆,解手链”的游戏☆☆☆□。

   口病犯口们喊着:“刘指导员□☆□☆,dn口口口ager,danger(危险)!”刘勇只是淡然一口笑口道:“来吧□□☆☆☆,大家口拉起手□□☆☆☆,游戏开口始了…口…”

   大家口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一股口股暖流在每个人的心里流动☆☆☆。一个儿童般的游戏拉近了不同民族间的情感□□☆□☆。他们一起越过了警察与犯人间口的无口形屏口障☆□☆☆☆,玩得是那样的天真□☆□☆□,笑得是那样的口自口然□□☆☆☆。

   热口泪从几名原来曾想自杀的口外籍病犯蓝口色的□□☆□、黑色的眼睛里止不住地口流出☆☆☆□。虽然语言不通□□□☆☆,但从他们伸出的大拇指☆☆☆,可以窥见他们内口口心有一个共同的声音:“Goodn口ess of China,Good prison policeman of China(中国好☆□□☆,中国的监狱警口察好)!”

   从那次游戏以后☆☆□□□,那些外籍病犯口们都说:“指导员先口生□□☆☆□,我们钦佩你☆□□□□,我们口听你的话□☆□☆☆,包括我们出去以后☆□☆。现在☆□□□☆,我们只口有一个要求☆□☆,我们请你穿上防护服☆□□□,戴上帽子和手套□☆□☆。我们身上的病毒太口可怕了□☆□□,我们希望你健康☆□□。因为我们需要你□□☆☆☆,永远需口要你☆□☆!”

   这个艾口滋班的口全体服刑人员集体写了一份宣誓:“我是最后一个艾口滋病病人□□□,让可怕的病毒传到我身上止步□☆□!”更令人口感口动的是☆□□☆,在支援灾区的活动中☆☆□☆,分局只号召干口警捐款☆□☆☆、捐物□☆☆□□,不动员服刑人口员参加□□□。可这口些外籍病犯得口到了消息□☆□☆,他们争先恐后地要求捐出每月8元钱的口生活补助费□☆□☆☆。干警们一再说服他们□☆□☆□、表扬他们☆□□,但他们口口执意口捐口款☆☆□☆。他们今天的思想情操和他们昨天在中国的犯罪□☆☆□□,形成了鲜明口口的对比☆☆☆□□。他们捐出来的是一份忏悔☆☆☆☆□、一份责任□□☆□,更是一份口昂贵的自尊□☆☆☆!

   勇敢☆□□、敬业的刘勇口警官口通口过深度感化☆□□□☆,把正能量传递给了外籍病犯□☆□□☆,传递给了友好国口家☆☆☆□,也传递给了国口际社会□☆☆□。

   关怀行动在延伸

   潮白监狱有一位名叫丁×的杀妻犯被判了死缓□☆□,他既认罪服法☆□☆☆☆,又愿意口接受改造□☆☆□☆。但是□☆□,他思口想口沉重□☆☆□,劳作中经常违犯操作规程□☆□□。经个口别谈话□☆☆☆,指导员聂鑫才知道他的儿子被国家收养□☆□,现在北京市顺义区的太阳村读书□□□☆。如今□□□☆☆,他的儿子口面临小口学升初中□□☆☆☆,需要落实户口□☆☆☆。儿子的户口口随口母☆☆□□☆,远在四川□☆□,现急需办理户口口迁移□□□☆□,口☆口口☆口随父落户北京□□☆☆☆。否则□□□☆☆,孩子就有可能被送到河口南的太阳村☆☆□□□。聂鑫利用工作和休假口时间多次跑到顺义板桥村的太阳村☆□□☆☆,最后在口太阳村主任张淑琴的大力协助下☆☆□□,给丁×做了口DNA亲子鉴定□□□□,办了户籍随父口手续□□□☆,解决了口丁×的儿子上中学的问题☆□□☆。在事情圆满解决后□☆☆☆□,聂鑫掏出了身上仅有的400元钱给了丁×的儿子□☆□☆☆,让他买口学习口用品□□□□。通过儿子的来口信□☆☆□☆,丁×才知道自己的指导员给了儿子400元钱的事☆□☆□□,感激口之情油然而生□□□□。

   丁×把感激的心情化作改造思口想的正能量☆☆□☆☆,积极劳作☆☆□□,成了口改造积极分子□□☆,还减了刑□☆□□。2012年□□□☆,丁×被调到北京口监狱□☆☆□,远离潮白监狱100多公里☆☆□。逢年过节☆□□□☆,他总会给聂鑫寄一张贺卡☆□☆□,表示深切的感激和怀念☆☆□□。口☆口口☆口聂鑫以关怀的方法对丁×的感化延伸到了以后的日子□□☆,延伸口到了丁口×的一生□□☆☆□!

   杨鸿杰警官是清口河分局惩教大队大队长□□☆☆,负责改造100多名受到加刑和惩处的罪犯□☆☆。俨然□☆□□,他的管教对象是“犯人中的犯人”☆□□。

   有一位名叫张×的19岁服刑人员□☆☆,刑期不长□☆☆□,家里有哥哥口和父口亲☆□☆□,而且经常来信和探视□☆☆。就常理而言□☆□☆,张×应该接受改造☆☆☆□□,争取减刑☆□□,回归社会□□□□。可是☆□□,他思口想及其苦闷☆□☆☆☆,一心一意想自杀☆☆□☆,并多次向杨鸿杰挑衅般地说:“大队长☆☆□,你看着☆□☆,早晚口口我口会自杀□□☆!”

   杨鸿杰深入了口解后才知道□□☆,张×由于染上了一种口坏习惯□☆☆□,造成了前列腺炎□☆□☆□。每当口排尿时□☆□☆,他都口痛苦万分☆☆☆。更令他痛苦的是□☆☆□☆,他是一个犯罪团伙的次要成员☆□☆☆,被拘捕以后☆☆☆☆□,他在公安局把团伙主要成员和口盘供出□☆☆☆。他们这个团伙有个规矩☆□□,那就是一旦落网谁也不许招供☆□☆☆□,违者灭门☆□☆。每逢想到这口些□□□□☆,他就不寒而栗□☆☆,觉得自己出监以后就是死口路一条□□☆☆。

   生理上□□□☆□、心理上的双重痛苦压得这名19岁的孩子无助而又无奈☆☆□□□,他决心结束生命☆□☆☆☆。他把旅游鞋的鞋带搓成绳子□☆□☆☆,随时准备上吊☆□☆。

   口杨鸿杰掌握了口张×的情况后□☆☆□☆,首先考虑的是治好他的病□□☆☆☆。杨鸿杰派一些年老的服刑人员看管他☆□□,尤其是熄灯以后监督他的坏习惯☆□☆□。只要克服了坏习口惯□☆□,他的病可以不治自愈□□□☆。经过一口段时口间的监督☆□□☆,张×终于克服了坏习惯□□☆☆☆,生理上的病好了□☆□□☆。

   通过对张×同案犯的调查☆□□,杨鸿杰口得知这些人现在都能认罪并接受改造☆☆□,不可能在若干年以后回到社会再去报复张×☆□□☆☆。杨鸿杰多次与张×进行交谈☆□□,把这些情口况说给他听□□☆☆☆,让他相信政府完全有能力使他的同案犯得到改造□☆☆☆☆,不会报口复口他☆☆☆□□。

   解除了生理口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张×像变了一个口人一样□☆□,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主动交出了藏在褥子里的两份“遗嘱”和一根绳口子☆☆☆□。

   现在的张×身心健康口口了☆☆☆□,而且快要“新生”了□☆□。他深情口地对杨鸿口杰说:“大队长□□☆,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口口两口个口人☆☆□□☆,一个口是口我父亲☆□□,一个是您□☆☆□。父亲口给了口我生口命□□□☆,您救了我的性命……”

   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金亮说:“我考察过国口外的一口些监狱☆□☆,也阅口读过国际上许多关于感化教育的论文□☆□,我承认国外的同行们有许多成功口的范例□☆□☆□。但是□☆☆,从感化教育口的深层内涵上看☆□□☆☆,国外的成功经验大多是单纯的人性感化和对‘人权’与‘自由’的非理口性强调□☆☆□□,借此达到用人性和友谊温和地规范服刑人员言行举止的目的☆□☆□□,使他们口在刑期以内能够服从管理者的意志☆☆□。其实☆□□□,就本口口质而言☆☆□,他们的感化教育只能在特定的监管环境产生感化效果☆□☆□□,很难延伸到口服刑人员出监以后□□☆□。这种资产阶级的人性感化缺少前瞻性和延伸性□☆□☆□。所以☆□□□□,他们的重犯率远远高于我国☆☆□☆。”王局长的话耐人寻味□☆☆☆,发人深省☆☆☆□。

   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实施的“感化教育”活动□☆□□☆,传递了口正口口能量☆☆□☆☆,感化□☆□☆☆、挽救了许多服刑人员□□□☆,使他们带着希望面对自己的未来☆☆□。

   (本文作者为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本文由论文大全发布于管理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灵与心灵的碰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